第五百八十章惨烈的正魔大战(1/2)

几人都有功夫在身,便是带了不少东西,很快来到朝阳峰。

竹屋不多,只有三间,里面摆放的有简单的桌椅床铺,还有一个小厨房。

尽管简陋的一些,两人倒是极为满意,住在这里,外界的所有纷争顷刻间都被隔绝,算是乱世江湖中的极佳清幽之地。

两人便就此安顿下来。

不过,山外的魔教也急了,没逮到人,教众反而被杀了上百个,最近有些发疯似的,开始到处搞事情。

附近地区最近冒出了不少血案,明显是魔教的手笔,李牧被他们烦透了,彻底动了杀心。

嘱咐师母宁中则坐镇好山门,李牧仗剑下了华山。

三天时间内,李牧一人一剑,杀穿了魔教在关中地区的所有堂口,魔教也胆寒了,华山附近的人手迅速撤个干干净净。

这下,终于清静了。

李牧也清闲了不少,每天除了抽出部份时间在山上山下巡视,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去朝阳峰。

特别是早晨和傍晚,于朝阳峰体悟朝霞和晚霞之妙,进一步打磨紫霞功,扎实根基,寻找突破的契机。

匆匆十几天过去,随着正道人士向少林汇聚,双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相隔近千里,通过每日往来的信鸽,李牧能感受到前方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

这天傍晚,李牧再次收到前方传来的信鸽,里面记载的一条消息,让他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东方不败要发疯了,或者要玩命了。

无他,杨莲亭死了。

本身,被任我行挟持后,任我行对东方不败恨极,就没少受折磨,一路挟持到少林寺后,命都没了半条。

任我行进入少林寺后,对谁都不相信,更害怕少林寺拿杨莲亭与东方不败妥协,对于杨莲亭自然一步都不撒手。少林寺也不知杨莲亭对东方不败的重要性,也没有强求。

本身,碍于东方不败的威慑,任我行才留了杨莲亭半条命。

随着不少高手来少林支援,东方不败的威慑变小,杨莲亭的小命自然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任我行野心再次滋生出来,他希望正魔双方彻底打起来,最好正道帮他除掉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帮他剪除正道高手,双方两败俱伤。

他趁机在重掌日月神教,一统江湖。

只是,双方虽然战了几场,始终有少克制,东方不败似乎只想带走杨莲亭,根本没有下杀手。

任我行生怕少林寺逼他交出杨莲亭,东方不败就此退去,余生只能困守少林寺。

心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杨莲亭杀了,抛出寺外,让东方不败彻底死心,挑起双方大战。

事情也果如他所料,东方不败看到杨莲亭的尸首,脸色的大变,双手颤抖着,仿佛呵护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愣愣的看了一会,整个人发出彻骨的寒意,用冷到沁人骨髓的声音说道:“莲弟,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我会让他们都给你陪葬,都陪葬,一个不留…”

杨莲亭的死,让东方不败彻底发疯了,一个无所顾忌的东方不败,让世人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江湖,再次迎来一片腥风血雨。

……

到次日傍晚,李牧再此接到飞鸽传书,其内容足以让江湖翻天覆地,掀起滔天巨浪。

李牧连看了几遍,轻叹一口气,去向师娘宁中则汇报。

这次大战实在过于惨烈,正道一方,最惨的门派竟然是嵩山派,半个多月前,左冷禅踌躇满志的率领八名太保和门下精英弟子支援少林,一时威风凛凛,在武林中传为佳话。

如今,一场大战下来。八名太保只活下来了三个,其中两个还受了重伤。

不论缠在东方骨白手下饶姓陶的一命,也重伤昏迷,即便恢复了,以后武功也要大打折扣。

少林武当同样损失惨重,特别是少林派,方正大师不但身受重伤,一只眼也被东方不败刺瞎,人手损失比嵩山还要严重,特别是曾经闯过铜人阵,赶来支援的弟子,更是死伤惨重,即便家底厚实,也要大大的伤筋动骨了。

其他各派来支援的高手同样死伤无数。

连岳不群也受了不轻的内伤。

整个正道可谓瞬间元气大伤。

幸好,魔教同样损失惨重,东方不败在众多高手的全力围攻下,最终被生生耗死。

跟随东方不败而来的魔教七位长老,同样全部战死,一个都没逃掉。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起因任我行,最后也死在东方不败手下。正道诸人也正是利用了东方不败对任我行的必杀之心,生生耗死了东方不败。

不然,东方不败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