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锁门(1/2)

平日里褚食乐的零花钱,再多也不至于一下子拿走二十几万两白银外加几袋金豆子,主要就是沈初瑶回晋城这段时间,褚食乐在家憋太久了,以至于就连他爹褚有财,都担心不把这股子劲头一气发泄出去,会把自己这个掌中宝给逼疯。

然而就在掏完钱的褚有财准备离开之际,沈凉却是叫住了他。

“有财叔。”

说着,沈凉就在褚食乐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把他手里那一沓厚厚的银票拿了过去。

在褚有财疑惑的注视下,沈凉拿着银票走上前,只留一张,其余悉数送回。

“您也看着了,我们俩带着虞姑娘,指定是不能去玩我们以前玩的那些东西,吃顿饭再买点衣裳首饰撑死了也用不了一万两,剩下的叔你还是拿回去吧。”

与褚有财来往时,沈凉从不端着他那晋王府小殿下的架子,哪怕是沈万军没教过,他也深知喝水不忘挖井人的道理。

可以说,没有当初褚有财几乎倾尽家产的支持,即便沈万军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用那么快的速度,在晋城内组建起沈家军的第一波班底。

所以晋王府能有今天,是跟褚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除非褚家明着要反晋王府,否则只要褚家一日是晋王府的盟友,他褚有财就一日是沈万军膝下子嗣的异姓叔叔。

而褚有财也深明此理,才会没那么刻意的与沈家保持王民之礼。

“呦?你们哥俩儿今日这是转性了?”

虽说有虞伊人在场那么一层关系,可褚有财岂会不知自家崽子和晋王府小殿下是什么德行。

换作以前,别说有一个虞伊人在场,她就是有十个百个,这俩小坏蛋都能商量出对策来,在出门游玩之时,找托词偷偷溜走个把时辰。

至于这个把时辰去哪玩……

男人都懂。

但眼下看沈凉的意思,还真不是跟自己客气,这不禁令褚有财百思不得其解。

沈凉笑了笑,坚持把手里的银票塞回给褚有财。

待褚有财拿过银票,他又眼珠一转,拉着褚有财走远几步说起悄悄话。

“叔,我要是把食乐带回我家住上月,你和婶子不会有意见吧?”

从未听沈凉提过这般请求的褚有财眼皮一跳,贪生怕死的本性令其第一反应就是晋王府要挟持他儿子,进而胁迫自己去做一些可能有必死风险的事。

亦或者,是晋王府怀疑自己带领褚家“投敌”了?

诸多不安念头一一闪过,可思来想去,褚有财也找不出一个恰当的理由来。

尽管褚有财仅仅是沉默了短短两息工夫,却也叫前后活过两世的沈凉,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虑。

“叔,没别的,其实就是我打算在我家藏书院闭关一段时日,又担心太无聊了,所以想带着食乐一起感受下寒窗苦读的生活,我知道他也不通武道,叔你可以送点跟经商有关的书籍到我府上,这样我俩就都有事做了。”

听了沈凉的计划,褚有财那跟褚食乐同款小眯缝眼,瞬间就挤成了一条缝。

他开始意识到,沈凉似乎不光体质方面有了惊人的变化,甚至就连这思想觉悟都跟及冠之前大不相同了!

若非这里是晋城,是百分之两百掌控在晋王府手中的地盘,恐怕褚有财真会以为眼前这个沈凉,是某个精通易容术的宵小之徒假扮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沈凉能带着自己儿子沉心读书,那可是他天天跪祖拜宗都求不来的好事!

而且褚有财深知,这种自己儿子不愿意干的活计,天底下也就只有沈万军、沈初瑶、沈凉三人能逼着他干了。

就连沈鱼、沈茉欢都差着点!

偷偷扭头瞄了一眼侧着脑袋想要隔空偷听的褚食乐,褚有财脸上焕发出明媚的笑容。

“能去晋王府一住,是我儿的福气,别说月,就是年,我和他娘都不会想他的,殿下尽管带去随便折腾便是。”

老少二人一拍即合。

“放心吧叔,我保证他不死不残,呃,也不会疯。”

三条保证,其中两条沈凉成竹在胸,至于最后一条……多少带点底气不足。

后面的事,褚有财只管送些老褚家压箱底的“秘籍”去晋王府,让自己儿子踏踏实实给沈凉当伴读就行了。

天真纯白的褚食乐,到傍晚跟着沈凉、虞伊人吃过喝过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爹卖了。

天色渐黑。

一行三人准备在街口道别。

“凉哥儿,剩下这些银两还没花完,要不咱嘿嘿嘿。”

跟沈凉一样憋了好久都没能在女人身上释放的褚食乐,末了还是没忍住作出这般提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