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进棺材(1/1)

周淮安听着扫了一眼慕君泽,没好气的开口,

“有病就治,别在这随便怀疑人。”

慕君泽扯了扯嘴角,

“开玩笑的。”

阮峤干笑两声,

“不太好笑。”

因为他怀疑的还真沾点边。

慕君泽收敛神色,开口说,

“他们找到了,但是没抓到,那个人跑了。”

他说着,看向阮峤,

“是你大师兄,陆平安。”

阮峤听着忍不住笑了,

“真的假的?我大师兄也是一个废物,这么多年了还是一个练气期。”

慕君泽冷笑,

“你可以不信。”

周淮安看着慕君泽这副模样,啧了一声,

“知道的事儿多了就是不一样,脾气都变大了。”

他这话落,慕君泽正要开口说话,却是猛地咳出一大口血,一个踉跄,朝着前边摔去——

阮峤当即把他扶住,抬手触上他的灵脉,这不摸还好,一模吓一跳,

“你都这样了,还有空试探我呢?”

看上去人还是好的,内里都快碎成渣渣了。

普通修士体内一共七条主脉,他的灵脉得断成了一百零八块,能看出体内有一道很强的力量再给他修补着灵脉,但随着离开天机阁的时间越长,距离越远,这股力量也越来越弱。

回天机阁,是送死。

而不回去,是等死。

慕君泽擦了擦唇角的血,给阮峤指了个方向,

“你大师兄,就是在那边逃走的,他的身上,一定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让处在云天之巅的神明,都为之忌惮。”

他说着,又是咳了一口血出来,气息也变得有些不稳,瞳孔开始涣散,却还是喃喃道,

“你说,一个下界之人,能有什么秘密让上界之人特意来找?”

阮峤从储物袋里扒了扒,找出一瓶灵山泉水,给他灌了下去,

“都这样了,快别说话了。”

灵山泉水起效很快,但也只是吊着他一口气儿。

周淮安抬手结印,想用灵气修补他的灵脉,但却是发现困难巨大。

就算是用灵血阁内的秘术给他换血,都很难。

他思衬了一会儿,抬手点了慕君泽周身几处大穴,强行唤醒了他的神思,

“我这有个禁术,或许能救你,但路子有点邪,稍有不慎,你会成为傀儡,要试试吗?”

慕君泽笑了,

“如果失败,那就杀了我。”

周淮安答应了,

“好。”

然后他就地就开始想施术。

阮峤打断了他,然后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一尊棺材,

“这里不安全,我棺材借你们两个用一下,进去炼。”

周淮安沉默片刻,

“不太吉利吧。”

阮峤面无表情的提起慕君泽就丢了进去,然后看向他,

“什么吉不吉利的,这棺材里灵气浓郁,里边铺了好几层灵石,还有夜明珠,我给自己准备的,借你们用我都还没说什么,你倒是挑上了。”

周淮安一听,立马闭了嘴进了棺材,就是有点想把慕君泽给丢出来。

这是阮峤的棺材啊,让他躺进来,便宜他了!

阮峤没想那么多,一把盖上了棺材盖,然后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