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不装了(1/2)

不知道是碰运气,还是她自身硬件跟不上,在回魂仙梦中她虽然突破了【洞己之道】,但隔空传音的技能放在现实中并不好用。

她自来不喜欢庸人自扰,索性打起精神吞下回元丹准备出门。

走之前,方寄草蹑手蹑脚走到夕颜床前,夕颜平日并不贪睡,但连日在炼丹房里披星戴月的疲惫一股脑冒出来,快到晌午也没醒。

方寄草悄悄从兜里掏出【定心丸】的制作方法放在她床头,旋即就奔向任务大殿。

“看,小偷来了。”

“也太不要脸了。”

刚走进大殿就有无数小眼睛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内门弟子从前不屑来任务大殿,一是赖于家庭环境优越,不差赚取灵石,二是与灵兽相关的问题大多有驻扎在当地的驭兽师帮忙,除非是需要出外勤的任务他们才会接下。

至于凶兽根本不应该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可现在不一样了,先是驭兽一脉为方寄草立了新规,后又有骆笙处处为了方寄草针对他们,这才逼着他们不得不来到此处自证明慧。

然而过了许多天,别说是灵兽的回答没赚到钱,便是凶兽那部分都答的磕磕巴巴。

几个人见方寄草走过来,纷纷往外挪动步子,生怕这人窃取自家传下来的学问。

方寄草左右看看,走到最左侧随便扯下一张。

“这人干嘛呢?那可是灵兽的任务。”

“你怎么知道?”

“我前日刚在上面写过答案,日日盯着对方有没有采纳,自然知晓那上面写了什么。”

“这就怪了。”说话人挠挠头,忽然灵机一动:“不好!这兽奴一定是知道咱们在这才过来假装答题,实则是想套取符箓上的答案!”

话音未落,他就一个健步上前。

后面人还在嘀咕:“不会吧,藏剑楼都开放了,想套答案去看书多方便,咱们写下的也不一定就是满分答案,不然对方为何不采纳?”

一抬头,见人站在距离方寄草一步之外,怔怔定在了原地,后面人慢悠悠走上来,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等顺着同伴的目光看到兽奴笔下动作突然恍然。

她竟然不是在偷师,而是在答题!

无视身边人的诡异眼神,方寄草下笔如有神,完全不需要斟酌字句,仿佛灵兽所有的习性都被刻在了骨子里,往后的所有答案都是手到擒来。

这还是基于她上辈子搞学术研究时练就出的扎实的基本功,后期背诵也好,实操也罢她都能应对自如。

况且【山海启示录】里的灵兽习性和凶兽一则大差不差,都是生灵,必然有许多共同之处,举一反三罢了。

答题、转身、扯下符箓、继续答题,最后跟在她身后的已经远不止最初的三人小组。

眼睁睁看着方寄草忙前忙后忙完了这些,站在她边上的人道:“我怎么觉得她都答对了呢。”

一向温文有礼的世家公子也忍不住爆粗口:“这绝对不可能!她只是个兽奴而已,这些道理她是从哪知道的!”

“胡诌而已吧,故意在这炫技。”

“……万一是她在藏剑楼学到的呢。”

周围人互看一眼,心中暗道:“绝无可能!”

驭兽师的职责是护理灵兽,斩杀妖兽,虽然只有两个职责但任凭谁都知道其中难度。

护理灵兽绝非易事,灵兽身上的病因千奇百怪,哪怕只是和妖兽对战后手上都可能留下病根,哪怕从小报读经义的他们也只能从藏丹一脉一掷千金购入灵药。

因此,大家的答案也多倾向于推荐提问者购买治疗效果好的灵丹。

偏偏,方寄草回答的和他们都不一样。

更可怕的是,乾坤镜上的符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张张消失!

——

玄光殿内堂吵闹不停。

男人打了哈前往椅背一靠,面带微笑地看着手上突然出现的符箓,看到最下面,眉头扬起。

“方寄草,嘿嘿,这倒是像个真名。”

殿内众长老几乎吵翻了天,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禁扭头看向中间人。

“哼。”罗红仙收回目光继续斜眼睨着叶难:“新试炼赛机制要天机配合你们也可以,但我出多少人,你藏丹就要出多少人!”

叶难冷不丁被人骑在头上,恨不能当场发飙:“罗大胖子你是疯了吧!六人一队,仙师说好了两个驭兽师,一个天机,一个藏丹,再加上一个炼器,谁要你多出人了!况且我们出这么多人是给你们喂饭去吗!”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周山夹在中间劝着时不时瞄着坐在对面的陆远之,可陆远之双目阖着,愣是不看不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