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章:我要你血溅三尺(1/2)

宋寒枝闻言,面上羞郝散去,白了她一眼。

“你这臭师妹。”

许映真挑眉昂首:“我香得很。”

“你闻闻。”

宋寒枝侧身躲开凑过来的师妹,双臂垂下,手背在身后,说道:“快说,先前叫我干甚。”

“不干什么都不能叫我亲亲二师姐了?”许映真讨好卖乖,揽过她的右臂,又说道:“师姐同我下山去坊市瞧瞧,我养的丝萝藤妖这段时间吞了三颗上品灵石,修为竟涨到了泥胎三重。”

“啧啧,这藤妖比我修行得还快。”

宝珠趴在她的肩上,懒洋洋地道:“丝萝藤妖是草木精怪,其自身潜力有限。你用灵石不过是催化它提前成熟,等入中三重境,它不得天大的机缘便休想有寸进,只能用一时。”

“那还早嘛。”

许映真手腕上的白墟镯有藤丝纠缠,青翠如翡。

“我之前观典籍,若有木行灵物滋养,想必藤妖能尽快晋入中三重,而且说不定能提升些潜力。”

“师姐同我下山去坊市逛逛,说不定咱们运气好呢?”

宋寒枝数了一番自己身上的灵石,便露笑颜道:“那就走吧,正好攒了些灵石,你也得帮我杀杀价。”

“走!”

“喵?”宝珠尾巴尖勾了勾许映真的下巴,叫她发痒笑道:“哎呀,我定给咱们天悬峰上最好的猫猫买鱼干回来。”

“懂事!”

狸猫体态憨肥,轻盈一跃落到地上,朝北殿走去。

许映真和宋寒枝便乘长绫而去。

云雾轻柔排开,宋寒枝右手掐御物诀,很是得心应手。

“师姐,你快晋升第七重?”

许映真察觉宋寒枝周身的法力同以往有所不同,火气似浸入筋骨,更能隐约嗅到丝从血肉透出的芬香,这乃后三重泥胎开始淬炼精血内腑的表征。

而由于妖族生灵更重气血,故比人族更早凝炼精血。许映真也已知晓自己当年吞下的那滴血珠正是蛇妖存于脑中的精血。

宋寒枝闻言颔首,答道:“体内法力已盈满,灵根黄芽也受足滋补,想来最多一月便能踏入后三重了。”

“真好!”

许映真眼眸晶亮,叫宋寒枝忍不住伸出左手揉揉她的脑袋。

“第一大境重根基,待第二大境‘斩道台’时修行无九重,分三阶,可每一阶欲要晋升都比前面的难关加起来还艰辛。”

“我晓得啦。”

与修行五大境相关的典籍她都熟读,大貌晓得,不过尚有些奥秘不得全解。

宋寒枝又眉头一动,想到些什么,说道:“我届时晋升必要闭关,花花离不开天悬宫,到时你若是要下山去往何处,肯定有些不方便。”

“我们也去坊市看看有无售卖灵鹤的,记在公账上就是。”

内门五脉,其余诸脉均是上下完备,而天悬确实单薄已久,有些缺失的久而久之便被遗忘。饲养只灵鹤可供许映真出行,省去不少麻烦。

闻言许映真也是微愣,眉眼带了些好奇。

“听闻上陵九大宗中有御兽阁,向来是妖族的眼中钉,肉中刺。此阁制出兽环,可对低阶妖族可不结契约便驱使。”

“那灵鹤也是如此?”

宋寒枝点头,回道:“等见了你便知晓怎么回事了。”

两女说说笑笑,掠云踏空,至落嘈杂间,叫卖声声不绝。

许映真抬眸扫过,心中一思,遂催气海中的灵根黄芽,木行灵韵被激发,她对于木气的感知便越发敏锐。

“师姐,咱们去那。”

她面露兴色,觉察到了一股极浓郁的乙木之气。

盖有阴阳,木分甲乙。

其中甲木为阳,乙木为阴。前者大多指参天高木,后者则是藤萝花草,丝萝藤妖便属乙木,若能寻到同源灵物,想必晋入第四重绝非难事。

宋寒枝与她同去,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一位摊主的面前。

此人身披黑袍,面拢薄纱,瞧不清容貌,但露出的手背上皮肤松弛带斑,想必年纪已大,修为气息则在泥胎境后三重。

眼前白布上货物散乱,许映真目光细扫,终是发现乙木之气的来源。

一截枝桠,黑褐外皮却生有两片翠叶,通体散发润光。

“老板,此物怎么买?”

许映真抬手指去,而摊主掀睑一瞧,语气随意。

“三块上品灵石。”

宋寒枝‘见习’课比她多上三载,更先认出此物,侧耳低声道:“这只怕是从玄阶中品‘钟灵木’上截取的枝条。”

虽量少,但却极精纯。

许映真心下有了计较,此前几次来坊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