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1/4)

“你是龙族吗?”忧呆呆的望着萨尔。

见到一个主动凑上去的,萨尔开心极了,没记错的话,这只小精灵还是圣月依的搭档!

“对呀,怎么了。”

一瞬间,萨尔从忧的眼睛里读出来兴奋,这小子在兴奋!他顿时新生寒意,他不会是想杀了我煲汤吗?

不行,不行,我年纪大了!肉太柴了,一点也没有刚出生的小龙嫩。不是说精灵王廷的精灵们性子都很温顺的吗?谣言啊,有空的更隔壁老龙说说,叫他老想娶精灵。

“我……想摸你的尾巴。”忧说。

要不是你后面有圣月依和你娘家那个屌哥哥,我一定打死你……萨尔拼命挤出笑容:“忧王子,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看着忧闪烁的蓝色眼睛萨尔不免心中一动。这么可爱的忧王子怎么能够拒绝呢?

“那个,你等着……”萨尔扭扭捏捏的转过身去:“不要慌,我给你摸尾巴。”

忧兴奋的摸着缠在手上的小尾巴。好软和,原来龙族的尾巴是这样的。之前还以为是全是鳞片。如果……好奇心再次涌上了忧的心头。

“摸好了没?”萨尔不耐烦的想抽回自己的尾巴。

“啊……”正在剑术教室的傅帆和房内的许戴羽纷纷听见了这声喊叫。这是出什么事了?

萨尔疼得跳了起来。

“疼疼,疼,好疼!”不是说摸摸吗?怎么拽起来了。

看出萨尔的痛苦,忧眨眨眼睛,把头埋进手里。深表抱歉轻声说到:“对不起……”

缓了好久屁股才好点,萨尔无奈的看着忧,现在他正蹲在墙角上,小脸蛋跳跳的,小孩子犯了错的样子。

萨尔凑过去哄着说:“没事~~其实一点也不疼。真的,不疼。”

忧听了更加的愧疚,头埋的更深了。整个身子像球一样缩成一团。

我……也没欺负他啊。萨尔紧张的手足无措,让里面的那些人看了不知道要怎么想。我为什么要答应澄练出的馊主意啊,我就不该来。

忧抬起头,舒展开翅翼,将翅翼的一段递给萨尔:“我也给你摸。”

翅膀在精灵的身体上也是很敏感的存在。透明的……薄如蝉翼,握在手里有一种冰凉的质感。

翅膀周围还有一圈金色的纹路。相互缠绕着,相互映衬着,在忧的后背上构成一个完美的圆。

原来已经完成了一次觉醒,我记得精灵王廷中,最天才的残楼王子就花了五年,成为了一次觉醒的大精灵。但是这位天资卓越的王子,之后的日子好像不太容易,已经多年未见他的消息。

一阵伶俐的声音传来:“放开他!”

傅帆绕过萨尔,牵着忧的手,大步流星的走进房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这条龙欺负忧,不过,发出那声惨叫的,又好像不是忧。

左手被抓住,忧拼命的晃了晃。每走一步还往后看看萨尔的屁股。我还没有摸够……

傅帆皱皱眉,所幸把忧抱起来,用自己魁梧的身体挡住他的视线。

“忧,那些人都是坏人,知道吗?”

“不,尾巴,他的尾巴好软和……”

傅帆:“?”

旋即,他想起来萨尔走路时的一瘸一拐。会心一笑,这家伙,不会是摸了龙的尾巴?而且,应该不仅仅是这样……他还拽了一下,拽的那条龙嗷嗷叫。

…………………

精灵王廷

山中的小木屋里,一个年轻人正在收拾东西,一不小心花到了手,血花四溅。

用布简单的包裹了自己的手指头,古溪瞟见了桌上的报告:“妹妹……如果你还在,这个世界还会是这样吗?至少不是现在这样。”

………………………

圣月依指点了一下,决定接下任务。但是提出了非常严苛的条件:“六万白晶!萧白占一半。”

萨尔无所谓,点点头表示可以。

“圣女,那个,我的那份可不可以换成军火?”傅帆难得提出一句异议。

圣月依翻了一个白眼。“喂,傅主教,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怎么从一个红衣主教变成一个侍卫长的?”

当然没忘……傅帆挠挠头。小辫子被握住的感觉很难受。军火在大陆上已经是禁运品,本来就不应该有指望。

圣月依摆摆手说:“算了,你的钱先扣我着。回去再买军火”这家伙对军火怎么这样执着。而且不知道他把军火送到那去了。

毕竟,只有他一直在保护我。

见到圣月依松口,傅帆重重的点了头。太好了,如果有了那批军火,就不必害怕攻不下西方。

老大,我们离那个梦想又进了一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