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暴的伊凯斯(1/3)

伊凯斯转了一圈,把铁链伸长。一甩头,幻化成为人形。密密麻麻的鳞片幻化成略显白色的皮肤,铁链死死的扣住他的四肢,像是有魔力一般,一下子就可以绞死自己的主人。

“大约在八年前,城邦的边缘出现过次元裂缝,我们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在边疆,混沌之地的大门偶尔也会打开。之后像是泡沫一样再也没有出现。”

“最近的几个月,包括我在内的成年兽族中有人开始变异,就像是身体里一些难以控制的因子在狂暴着,渐渐的就会发疯。我起初没有意识到什么,直到三弟他,他彻底发疯。”他突然转过头去,接着是一串长长的沉默。

“你敢想象吗,从他那瘦弱的身体里面赫然长出一对雪白的翅膀!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他藏在我们的心里,吞噬掉我们本来的纯真。”伊凯斯平静的说。

古萧白表情微微变了一下,脖子偷偷向前伸。一堆碾碎了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平摊在地上。后面的墙壁虽然被伊凯斯刻意遮掩,但是依稀看的出猩红的血迹。

“那三殿下?”

没有回答,伊凯斯继续说到:“我们无法确定到底有多少人深受其害,只能委托白塔,去精灵森林找古溪大祭司——他是你的父亲吗?”

最后一句明显是在问古萧白,古萧白突然紧张起来,强装镇定,用满不在乎的口吻回答:“只是舅舅而已。”

“总之,他不愿意出关,但是透露你在疏桐的消息。”

怪不得,萨尔可以直奔精灵骑士学院,原来是舅舅暗中指点。按照云湍王子的说法,最近,舅舅应该没有办法直接杀过来。

揣测完自家不靠谱的舅舅,古萧白微震翅翼,此时伊凯斯已经变为一条银龙。他飞到伊凯斯的鼻梁处,伸手抚摸他的鳞片。嘴角不停的念动咒语,一圈圈白色的光波从手掌蔓延开来。

伊凯斯发出痛苦的悲鸣,古萧白的法术更近一步,像把钢刀一样直接插入他的内部。黄昏影身术?这个东西现在还会有天使使得出来,莫非,他们遇见的是辉耀阶的黄昏天使,事情竟然如此棘手!

白色的光晕更加浓厚,足足遮盖了伊凯斯硕大身体的一半以上。

“灵起,魂破!”古萧白低吟一声,翅膀的绿色花纹闪现,手掌凝聚出红色的灵气,狠狠地打在伊凯斯的后背上。

伊凯斯回头看了古萧白一眼,仿佛不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想法。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仰天长啸一声,鼻梁竟然隐隐的渗出血泡。

要是被一个连一次蜕变都没有的小子打吐血,这面子往那搁。他默默想着,把嘴中的腥臭味咽如肚中。古萧白双手紧握,再一次重重打在伊凯斯的背上。

噗!伊凯斯倒地吐出一口鲜血。

古萧白摇摇晃晃的落在地上,不料一下后仰险些栽倒。“总算是把脏东西吐出来了。”他扶着额头,双手撑着地板,汗珠淋淋的掉下去。

听见这话的伊凯斯无语,要是自己不这么好面子,是不是可以少挨一顿揍。

他要是皮再厚一点,来个第三击,恐怕他没治好,我自己先挂了……古萧白劫后余生,舒展翅翼平躺在地上。许戴羽连忙围过来,倒了一点治愈药水在手上,送进古萧白的嘴里。

刚刚你在上面飞,一直没敢过来,现在你总该没事了。许戴羽拍着古萧白的背,想帮他把药品吞咽进去。

“用这个,这个功效好一些。”伊凯斯伸出一只爪子,爪子正中间放着一个金色的瓶子。瓶子很大,足足有许戴羽的头一般。

对你来说是小瓶子,对我来说……要是一瓶给灌下去,那我怕药效去之前,他先被撑死。伊凯斯看出许戴羽迟疑的原因,用爪子灵巧的抓起一点药液,直接往古萧白身上浇去。蓝色的药液满了全身,直接给他洗了场药浴。

“抱歉,这药水是你们人类的静谧大法师为我专门做的。你们的瓶子太小,根本就不够喝的。”伊凯斯怪不好意思的。

听见静谧大法师的名字,傅帆在原地呆了呆。最为人类的大法师,静谧竟然会给伊凯斯治疗。那可是银龙族的储君,未来的银龙之王!

“是黄昏影身术。”古萧白恢复一点总算能说话。

“你能说明白点吗?”伊凯斯听着专业名词有点发狂。黄昏他都是最近才知道,更不要提他们族中的功法。

“确切点,就是寄生,当你们完全失控的时候他们就会从你的身体孕育而出。”古萧白回答:“不过你已经没事了,你已经完成二次蜕变,他没有侵入太深。只是他们……”

古萧白看着那些关在笼子里面近乎发狂的怪物,苦笑了一下。“黄昏影身术无解,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