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的求助(1/4)

辉煌教廷的永辉叛乱。神圣帝国多年来动荡不安,始终面临着起义军等诸多威胁,最终走向覆灭。精灵王廷里面,消失千年的圣雪精灵族再现大陆本土。银龙之城,伊凯斯和二王子弥尔斯争权风波未过,再燃战火。

最近百年风起云涌,系统安排这些,为两个玩家搭建舞台。

“这其实是好事。”菱医生说:“以前只有得到陛下召见的骑士或者法师才能够进入皇宫。但是现在,那里已经不是什么庄严的殿堂了。你们随时可以进去。”

神圣帝国覆灭,正处新旧政权的交接时候。这时,旧政权的一切都是不被在乎的对象。

“叫上圣月依姐姐,我们去皇宫看一看。”许戴羽指着窗外那栋巍峨的大理石建筑。曾经的权力重心,为了那张王座,以前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啊。

“月依她,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她的未婚夫蓝桥接走了。我想她回家休养或许更好。”菱医生说。那时候古萧白,许戴羽,忧,都在昏迷,菱也没有和他们商量。

“蓝桥。”忧眯眯眼,左手揉了揉太阳穴。月依说要小心他,我得赶快给圣印大主教传递一些消息。

不告诉戴羽他们,免得把他们牵扯进来。他们的伤应该还没有好全。

想着想着,忧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头像是被棍子搅了一样剧痛不已,重重的栽倒地上。

忧!忧!古萧白和许戴羽纷纷跑过去,扶住忧。

…………………

精灵王廷

古溪和云湍王子面对面的坐在一起。云湍的眼睛始终不愿意离开古溪半步。

这货不会是脑子不好吧。古溪一阵无语,抽出一本书来继续看,手里握着一根钢笔,偶尔划几下。

云湍好奇的伸过头来。嗯……大祭司的字写的挺不错。就是这本书的内容,哦原来古溪还是有不少秘密的。

“你一点都不担心你的弟弟。听说好像牵扯到了银龙之城。”古溪奚落云湍,使劲把他的脑袋往后推。抖一抖身上的灰尘。

“我担心什么,他现在应该好好的在外面啃苹果,只要他不惹事就行。”云湍一脸无所谓。灰色的头发披在身上偶尔才会低头尝试瞟一眼古溪。

黄昏天使的出世,这家伙难道一点都不慌的吗?奇怪,那个时候这家伙为什么会直接打发那批人去找古萧白?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大祭司。

“别人不清楚,我可是明白的很,残楼现在就在神圣帝国,哦……人类联邦。”古溪说。

“哼,我可不会认一个爱上异种人的家伙做哥哥。”云湍不屑的回答古溪,心里却在想,这个老狐狸卖的什么药。残楼什么时候离开的?

古溪微微一怔,白了云湍一眼。

“我的姐姐和姐夫也是跨种族之间的联合。他们很幸福。”言罢,他放下笔,展现出难得的笑容。

这家伙会笑,云湍嘴角一抽,我之前还当他是个面瘫。

…………………

许戴羽准备去皇宫调查忧说的事情,正在收拾其中的要用的东西。

陆川穿着繁重的魔法袍,问了菱医生许戴羽的病房号,和他一起来了。

蓝儿留在了兽皇恩索的手上,可恶……我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这里,许戴羽昏迷了一年,也没说。

“陆川大法师。”许戴羽行礼。把头埋的深深地。“对于陆蓝的事情,我表示深深的抱歉。”

陆川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这位大法师失去了曾经的英俊潇洒,多了一丝疲惫,头发也不似以前浓郁,夹杂了些许白发。

陆蓝的事情对大法师的打击太大了。许戴羽心想。

“我正准备向协会申请脱离大法师的职位,想必选举很快就要开始了。”陆川不紧不慢的回答。

现在的风系魔法师能够代替陆川的人还很少,谁接任好像都不是很合适。之前也没有听说陆川大法师培养的有弟子。

“我推荐的人是你,菱。”陆川对菱说。

“我?我不是风系法师,我是治愈系的!”菱很震惊,“而且天地七法中师父,和静谧姑姑都是治愈系的。”

七个大法师中,有三个治愈系的,你就说说合适吗?菱很想反问一下陆川。如果师父想退休了,我还可以好好考虑要不要继任大法师之位。那陆川的名额?我岂不是和师父平辈了……

“我问过安宁了,他说你很合适,而且说信任你。”陆川说。

菱感到师父的话外之意,但还是拒绝了。他实在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

“依我看,这个名额就给江流将军处理吧,人类联邦刚成立,我们脱离了神圣帝国的庇护,不能够再去得罪他们了。”菱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