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弟弟……(1/3)

皇宫

皇宫里活过忧那个时代的老人本来就少,现尚在疏桐,还没有跑的就更少了。一问下去,竟然全都忘了以前的事了。

许戴羽尝试着去用玩家的角度思考,也是一无所获。

戴羽!远远的传来一声呼唤。这个声音她打死都认识,这个一定是讨厌鬼古萧白的声音。他怎么跑出来的,菱医生不管他了?

“萧白来了,也好,问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忧转了转眼睛,寻找伙伴的身影。

许戴羽看着凌天行陷入深思,嗯……后面的大帅哥是谁,我怎么没见过,其他大法师吗?不是说只有两位镇守精灵骑士学院的吗?

转眼之间,古萧白已经到了许戴羽面前。他目光焦急,一把拉着许戴羽,像一只护食小狮子,把她掩护在自己身后。

“帝国皇室近几十年来,根本就没有五皇子。忧,你骗了我们。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信任我们的啊!”古萧白尽量克服烦躁的情感,保持理性。

忧像一个犯了罪的孩子一样,瞪着惊讶的双眼,他也没有从古萧白的话里面明白什么。自己怎么会是一个不存在的家伙,明明自己有全套的记忆。明明自己就是神圣帝国的五皇子。

所以自己才会对帝国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才会从来没有来过帝国,却对他很熟悉。如果自己的身份是假的……我的记忆怎么可能会欺骗我,那明明是我经历的一切!

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明明我就是五皇子。忧捂住耳朵,身体不断在颤抖,翅膀上的金色的花纹竟然染上点猩红色!

古萧白把缄默的书远远的丢给忧:“帝国这一代因为内斗外患,根本就没有皇子出世,那个时候只有一个五皇女,叫周维!”

周维……为什么好熟悉。忧手里提着那把从皇宫里带出来铁剑,噗的一声插入地上,顺着剑软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我的记忆出错了?忧捂住头,他处于极度不清醒的状态。一个少女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显现。

精灵族的四王子要来做我的精灵搭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少女荡着秋千,思绪乱飞……他好帅啊,是精灵吗?碧蓝色的眼睛好可爱啊。好像揉揉他的头……哦,他好有趣,怎么这么爱吃人类的食物,我太喜欢他了……我要劝父皇颁布法案,我要和他在一起。

痛!痛!好痛!

古萧白站在一旁,心里一阵紧张。忧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怪我!怪我……我不该这样说,我应该用更加委婉的方式告诉他,我的错!我的错!

一个身影冲进混乱的场面,死死抱住了痛苦大叫,不醒人世的忧。

别怕……孩子,有教父在……有我在,你不用害怕!凌天行抱着忧,两行热泪从眼眶里面流下去,滴在地上随风离去。

实在不行,就继续沉睡。为什么你还是从当年的事情里面一错再错!我可怜的孩子!我可怜的忧……凌天行感觉自己的心都碎成了一地。

“啊……我害死了她,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忧发出一道凄厉的哀嚎,背后的翅膀上的金色褪去,变成瘆人的血红色!“为什么……为什么世界对我这么不公平!”忧大喊。

忧发疯的撕咬着凌天行的衣物,简直像一个发了狂的野兽,不顾一切的攻击敌人!他不愿相信,自己的双手沾满了肮脏的血迹,手上的铁剑就是凶器。

“忧……”许戴羽轻轻的唤了一声。那时,他感觉到自己面前痛哭的精灵,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体,而不是系统简单的编码。那时一种深深的共情。

忧声嘶力竭的倒在地上,嘴边念念有词:“阿维……我错了,我彻底错了。”

当年女王把你送到神圣帝国的决定,就是一个错误,谁知道你和那个皇女竟然不顾种族之间的限制,不置可否的相爱了……凌天行只能把忧搂的跟紧。给他一种安全感。

在旁边看了很久,不敢出声说话的菱医生深吸了一口气,悲哀的摇摇头。他的医术能够治愈身体,但是心灵上的伤痛是无解的。

许戴羽试探性的向前一步,靠近忧,对凌天行问:“您是谁?”

“我?我是精灵祭司凌天行。怎么姑娘不记得我了时候我们在精灵森林见过,听说你在银龙之城受了一场重伤,怎么,脑子坏了?”凌天行半开玩笑的说。

精灵祭司?他不是个老头吗?许戴羽不解,莫非他们可以返老还童,重回青春?

“在我们这个年龄阶段的家伙都是年过半百,不过,你以为谁会像古溪那个家伙一直用法术保持年轻啊……”

古溪!凌天行睁大眼睛,仔细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