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将军(1/2)

在江流兴奋的布置后天的开国大典,立志给那些顽固分子一个下马威的那个中午。古萧白领着留青在精灵森林里面玩了个遍,除了嘴碎的精灵祭司凌天行,他们甚至就连刚出关的断井王子都去“叨扰”了一番。

“怎么样,今天开心吗,留青。”古萧白亲切的揉着留青蓬松的头发。没想到一抓掉下来一大把。

古萧白指了指手中的白毛:“你不会变成一个秃子吧。”

什么……留青惊慌失措的捂住自己的头颅,赌气似的把脸别过去道:“就算我变成一个秃子,也是你古萧白你揉出来的。”

“我以为你们应该闷闷不乐呆在家里,没想到你们挺快活的。断井可向我告状了,你们这些小家伙们,没大没小的。”

“比某个被舅舅吓到都不敢来我们家的人好吧。活在世上,时时忧虑那些事情,在事情解决之前,我怕我就疯了。”古萧白说。凌天行倒是不介意这个调侃,只是微微一笑。

留青不由自主的抓了一下古萧白的手,像只被发现犯了错的小鹿。哆哆嗦嗦的说:“那个祭司啊……我想起来我的昨天的衣服还没有洗完。我先回去了,你和萧白慢慢的聊。”

呼……留青狂奔而走,只留卷卷尘埃。

这小子怎么还不会飞啊,要是会飞就不会每次从树上掉下来,把自己摔得屁股开花。舅舅都说了他多少次啊。

“我感觉他很怕我,萧白,你觉得我是那个会吃小红帽的大灰狼吗。”凌天行说。

他知道留青为什么离他远远的——他在担心,担心自己暴露他的秘密。可是古萧白还不知道,为了不让他察觉,算了就当个坏叔叔算了。

“不,不仅仅是你,留青对谁都很害怕。”古萧白如释重负的倒在地上,像一个皮球一样放出了自己所有的情绪,瘫在了地上。

留青这个观众走了,自己纵使快快乐乐,谁欣赏呢?

“我看出来他不高兴,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降临在他的头上。”古萧白转向凌天行,对方却已经像他一样躺在地上了。

“所以你带他出来,不是因为你开心,反而,你看出留青陷入一种恐怖的低落,无法排解,才带他出来的。”

凌天行把自己的身子挪了挪,争取得到更多的阳光。他喜欢阳光,那个精灵不喜欢暖洋洋的感觉。

或许古萧白不喜欢——他头上的树荫完全挡住了阳光,一点缝隙都没有。

“算是吧。我想让他开心起来。”古萧白思考一下。

这个答案不算意外,凌天行微笑,“那你呢,疯了一天,你快乐吗?”

………

古萧白身子一滚,滚进了更深的草丛,说:“我不快乐。但是我不快乐是我自己的事情,别人没有必要和我一样不快乐。他们可以追逐自己的人生的真谛,寻找生命中的彩虹。”

“你走后,留青也和一个人类签订契约。我看的出来,留青的主人对他很好,很好。但是他死了。”

“舅舅吗?”

“不,是人类。他的主人成为了神圣帝国和人类联邦争斗不休,自相残杀的一个炮灰。”

古萧白许久没有说话,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舅舅产生如此可怕的怀疑,怀疑他在杀害戴羽之后,又去害死留青爱之如命的主人……明明一起相依为命,他独自照护我长大,我也一直以为他能理解我,是我一生的后盾。

可是我还是不理解他,明明是黄昏族终结了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责任推到预言,推到佩戴十字架项链的少女身上。

一行晶莹之物顺着脸颊滑过。很快,古萧白从失落的罗网里挣扎开来,迅速朝凌天行看一眼,确定他正在看天空发呆,迅速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

古萧白仅仅只是诺灵世界的无数npc中,那只是特殊一点的存在。他无法想到许戴羽能过从死亡的残酷中逃脱,他只知道自己好像被快乐抛弃了。

…………

看着面前这个身穿铠甲,富有男子气概,正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剑士。许戴羽故意摆出一副冰冷,不近人情的模样……

面前这个笑嘻嘻,仿佛见到我就能够上天的人,一定在这艘船上有着金字塔顶端的地位。下船之前,为求保险还是不要向他动手。

“先生,要不您就直说,让徐某快点走吧。”许戴羽装模作样的打了一个哈欠,满不在乎,恨不得江流马上离开。

“小姐能否借我看一看您的配剑。”

如果面前这个妞不知道琉璃剑的价值,直接低价卖给我的话,那不是赚翻了。这可是萧锦王的配剑,粘上他神圣无比的气息。

原来打的这个主意……许戴羽想,他怎么会想要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