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无情(1/3)

与镜面谈话的少女仿佛对许戴羽这只来自预料之外的蝴蝶十分感兴趣,不如说她热爱着世间一切生灵。

许戴羽还尚是人类之时,可能还会主动和这个开朗的少女谈话,奈何如今她是蝶,只能在镜面身边不断盘旋。

他也曾想着在飞上高处,看看镜面的模样,若有朝一日能和他在诺灵,或者诺灵之外相遇,他也能认出同伴,不会擦肩而过,抱憾一生。

奈何这身体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别说展翅高飞,就连站立都是难题。

他的视野只能看见镜面的侧颜。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是这蝶之身,镜面在他面前常常显露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不同于黎明的严肃庄重,更像个十几岁的少年一般。他活泼开朗,似乎对身边的一切充满热情,怪不得身为提前的前辈却能被晚辈“教训”。

可是今天,无论是那个黑衣的少女还是那位人类的骑士,他们都不在欢笑,反而眉目低沉。唯有那来自银龙之城的女性还是一副平淡的样子篇,静静的站在一边。

镜面走响睡莲池的正中央,这里许戴羽曾经来过。忧和古萧白都曾经沉睡于此,醒来时间已过多年。

此时的镜面会选择沉睡吗?原来他只是沉睡罢了,尚有苏醒的可能。或许时间会久远到不可思议,但是毕竟还有重逢的一天。

可为何黎明会信誓旦旦的说出他的死讯?而且他似乎已经将我忘记?

以前的小说里,特殊之人要成长,除了磨难便是代价……难道黎明遗忘我,是命中注定发动,复活我所付出的代价?

“万千精灵的子裔从你的深处中诞生,你是开始,是血脉的始源。”镜面淡淡开口:“但如今,请让我亵渎您的神圣,将毒血传递给你的子孙。”

!?

黑衣的少女上前,一朵金色的莲花伴随着恐怖的黑色雾气拔地而出,莲的样子洁净,像是春天无暇的露水。

许戴羽这才看清少女的全貌,她的美貌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黑发及腰,但是裙摆之下空无一物,所过之处,就草地也看不出痕迹。

但她没有双翼,只是静静的飘在世间。

她是一个幽灵!

身旁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但很快归于平静。四周,龙女闭上了永远淡漠的眼睛,人类的骑士则是狠狠的睁着双眼,看着前方,像是狩猎的老鹰。

黑发的少女手持金莲,递到镜面面前。

金莲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安,生命的本能让他想要脱离,奈何少女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她拼尽全力的一击,不过只是让少女动摇一瞬。

镜面叹息一声,一只手接过金莲,一只手搭住少女的肩。少女错愕的看向他,点点头,不多时竟然化成一缕青烟。

青烟之下,一把通体黑色的剑显现。

简略的花纹荡出恢宏的气势,背面简简单单的刻着一个字:“萧”。澎湃的灵力就连原处的精灵古树都颤上一颤,镜面轻轻抚摸这把剑。

嚯!剑出鞘了!

光滑的剑面之上,一张俊俏的脸呈现。金发白瞳,眼眸里满是决然。

许戴羽眼瞳骤然一缩!这张脸何等熟悉,何等熟悉!他曾在精灵王廷见过,也曾在银龙之城见过,魔法师学会和神圣帝国都把他放在大厅正门口的房间!

圣雪精灵王,萧锦!

怎么会!

没等许戴羽继续在混沌中思考,萧锦看了一眼金莲,猛地把黑剑插入腹中!

鲜血随着他破败的肉体流淌,那血不是暗红,而是金色如烈阳!睡莲池的一角被金色的血液染成如太阳般的颜色。

睡莲深处,有一个声音发出痛苦的哀鸣,似乎被某些可恨的杂物附身。他想逃脱,却无处可逃,他想远离,却只能留于此地。

这股力量他越是挣扎,萧锦的身体就越是颤抖,许戴羽甚至感觉到旁边之人呼吸再慢慢减速,仿佛已经没有了体温。

原来……是这样吗?镜面,也就是萧锦是这样离开诺灵,离开这个世界的吗?

“再造!”沉默的龙女低吟一声,身边巨大的法阵豁然开启,但是她仍是紧紧闭着眼睛。

人类的骑士也准备就绪,他从身后猛然冲来,手中的断刃化作一道流星。

萧锦出于生命的本能左手猛地向后一打,右手却还是固执的死死握住住剑柄。

如此一来,他的脆弱的心脏一览无余。黑色的剑感受到凌乱而微微涣散的气息。竟然抖动起来,妄想挣脱萧锦掌控,朝着右边的胸膛刺去!

他虚弱的握着剑柄,双手已经有些脱力:“漆黑之剑,我的性命,你拿不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