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遇伏(1/2)

狂风翻涌,乌云正好堆积在正上空,一眼望去便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兆·。

盘旋的山路上,一辆破旧的马车正在狂风中艰难前行。

江采芙睁开紧闭的双眼,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她的胸口一片温热,心脏的跳动声几乎微不可查,正在吃力地运转支撑着她的全身供血。

若不是道观中的师傅耗损真气为她保住这颗心,她早就不知道死在什么时候了。

师傅的叮嘱又在耳侧回响。

“借着这次侯府接你回去的机会,你必须趁机找到转命珠,将你全身的脉络重新打通。”

“否则,就算是至尊真人在世也救不了你。”

可是转命珠失踪许久,没人知道它究竟在何处,师傅也只是给她施了咒,靠近转命珠时她让她会有所察觉,除此之外她没有一点头绪。

马车继续前行,一瞬不安瞬间划过。

“先停下!”江采芙猛然开口,随后用手中握着的剑挑开了眼前破破烂烂的车帘子。

马车走到了两座山峰之间的夹口处,中间山道地势狭窄,在此时安静的有些不同寻常,只能听见隆隆的风声。

她出生之后便被扔进道观中,十几年来不管不问,如今却忽然急急忙忙派来一辆破旧的马车要她马上回侯府,不能不让人生疑。

“四小姐,马上就要下暴雨了,侯爷和夫人现在还在侯府中等着您呢!”车夫没应声,猛然一抽马鞭,马车反而快速朝着前方驶去。

江采芙握住剑抵住了那马夫的脖颈,音量抬高了些许,清丽的面庞上尽数是坚决:“再不停下,我现在就杀了你!”

“呦,这车上的小美人还想杀了谁啊?”

马车最后驶过两山之间的夹道之中,正前方忽然跳出来一群土匪,个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手里扛着一把长刀,缓缓朝着江采芙逼来,脸上还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为首的那人右脸侧有一道狭长的刀疤,周身凝聚着血气,刀上黑雾缭绕,不必费心探查便能听见他刀下冤魂的哀嚎,只有手上的一串红木手串正在散发着微微的亮光。

“壮士,我是成安侯府家四小姐,今天只是去探亲,您要是需要钱财,可以尽管开口。”江采芙将自己手上的剑缓缓藏在身后,眼前的形势对于她来说极其不利。

对面是穷凶极恶的山匪,个个手上都有人命,她身边只有一个马夫,还不知道是敌是友,现如今保全自己才是上上策。

“侯府四小姐?我们找的就是你啊!”为首的土匪色眯眯地打量着江采芙的脸和腰肢,将手上的刀往下方随意一插,慢慢朝着她逼近。

那位小姐说了,不必要她的命,只用毁了她的清白,让她再也没脸回到侯府便好。

钱财和美色,他今日全都要!

“小美人,你今天好好伺候伺候哥哥,哥哥保证不让你疼。”

江采芙反手握住自己的剑柄,语气骤然冷了下来:“你面呈凶相,平日中又多行不轨之事,定然要遭天谴!倒不如回头是岸。”

“回头是岸?哈哈哈哈哈,小美人,我可要问问你,怎么让我回头。”首领爆发出一阵大笑,随后抬手就要摸上她的脸。

江采芙往一旁一避,趁他不注意,抬手在他的脸上拍了一张引雷符。

“什么破符纸?在道观里面住久了,把脑子给弄坏了?还指望着用一张符纸困住我呢?”

首领不屑,抬手就要将头顶上的符纸扯下,却发觉自己居然站在原地动弹不得,自己的头顶正中居然打起来了响雷。

“你命真好,马上就要下雨,引雷符又放在你脑门正中,此次施法引雷定然能成功。”江采芙轻笑一下,抬手按住胸口,压抑住自己正在上下翻腾的血气。

引来一次惊雷,对于现在她这一副身子来说并不算容易。

“妖女!你少装神弄鬼!”首领气急,破口大骂,“你们几个,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来帮我把这破符纸给扯掉!”

剩下的一群人如梦初醒,立即冲上前去,但是手却直接从那张黄符上穿过,怎么都触碰不到,心里也逐渐有些发毛,不自觉后退开来。

“来不及了,此次引雷已经成功,你们要是识相,最好快点跑。”江采芙默默退后两步,生怕一会儿引来的雷波及到自己。

那首领轻哼一声,索性不再挣扎,嗤笑道:“那妖女定然是趁着我近身的时候给我下了药,我这才动不了,天上的惊雷就算是宫里面的道法大师都不一定能引来,她一个黄毛丫头,能有什么能耐?”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惊雷划破天际,巨大的乌云在他头顶处聚集,随后径直劈下一道雷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