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不死,你们终究上不得台面(1/2)

她暂时按下心中繁杂的情绪,抬步转过院墙。

院墙之中五间红砖青瓦的住房,两侧各两间,旁侧是月亮门过道。正中间便是会客厅。

会客厅上,她的父亲江河源端坐在主座,旁边依次是几位江家的老族长,按照辈分分别落座,井然有序。

柳姨娘正站在一边奉茶,她到如今还保留着柔美的腰身,身上穿着件金丝绣花长裙,一对眼睛流转之间皆是风情,也怪不得她十几年来能独得江河源宠爱。

“爹,我从道观回来了。”江采芙随意行了个礼,就算是给面前的众人问了个好。

果然是在道观中长大的女儿,没怎么好好教养过,半点规矩也无。

江河源面色一黑,压下心中不适:“过来吧,先见过你娘。”

“我亲娘早年失踪不知去向,女儿不知道在哪里见过我娘。”江采芙低眉顺眼弯着腰身,问出来的话倒是毫不客气。

江河源一拍桌子,压着怒意开口:“你刚回来,就这么质问你爹?我看真是自小把你放进道馆里养,把你的性子给养野了!”

柳姨娘站起身,手指攀上江河源的胸口给他顺着气,假意宽慰道:“四小姐刚刚从道观回来,您别跟一个孩子置气。我其实并无心争这侯府夫人的位置,只是侯爷看我操劳可怜十几年的份上,所以……”

“就是我执意如此,你难不成还有什么意见?”江河源怒视着这个他只见过几次面的女儿,心中免不了想起来她是灾星这件事。

要不是她天生与侯府犯冲,她亲娘怎么会忽然心智失常,最后居然连个人影都找不见。

朝堂上的言官又揪住了这个把柄,日日弹劾他,死死咬住他不放。就连老太太也气急攻心,躺在床上许久都没缓过劲来,险些生了怪病。

还好这几年有兆晴这个福星坐镇,他在朝堂之上可谓是顺风顺水,办事也从没让人挑出来过错来,还能偶尔跟着宫里的公公们一起捞点油水,老太太的身子也逐渐好转,说不准还能亲眼看见柳氏重新给他生个儿子出来。

他那原配自从生了江釆芙失踪之后,连带着她先前生下来的两个儿子,他看着也是不喜,这偌大的侯府交给他们两人之中,他心里实在是难受。

“我对你有亏欠,真有不满你就对着我发,何苦去为难你姨娘?你不知道,你娘走了之后,是她日夜操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能如此任性?”

江河源阴沉着脸开口,端的一脸冠冕堂皇。

坐在一边的江家族长也相继开口道:“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这么对着你爹说话,我们几位长老议事,还没你插嘴的余地!”

“来人,把四小姐关进柴房里去,没我命令不准出来!”江河源怒喝出生,今天怎么样都要给这个女儿点颜色看看。

江釆芙径直从自己的头发上拔下唯一一只素色银钗,抵到了自己的喉咙边,目光决绝带着狠厉。

“爹!我自小生下来便被送进了道馆里,不管是上山挑水还是被师傅责骂,我从来没有抱怨过苦。”

“我千盼万盼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重新回来孝顺双亲,可是我刚刚回来,您就要让一个妾室取代我娘的位置……”

“早知道如此,我就该直接死在这里!”

好一招以退为进,柳姨娘搅紧了手中的帕子,这小姑娘倒是不如她先前设想的那么好拿捏。

眼见江釆芙抬手就要握着簪子往自己的喉咙上刺去,逼的江河源从凳子上立即站起身,大声呵制:“不可!”

江采芙如今还有用处,千万不能死。

况且若是她真因为这个没了命,到了第二天他和一个姨娘联手逼死自己另一个亲生女儿的事便能传遍整个京城!

柳姨娘心中一惊,当即跪在了江河源面前:“侯爷!别顾忌我,我这些年来能跟在您身边伺候,已经是我的福气,若是因为我,让您和四小姐有了嫌隙,那便不好了。”

“娘亲!要是她日日以死相逼,那你岂不是要步步退让?”

柳氏的女儿江兆晴忽然从背后现身,她身着一件珊瑚红彩绣春衫衣,死死瞪着江采芙,脸上满是怨怼。

她和娘亲早已经筹谋了许久,就等着今日。

一旦娘亲成了真正的侯府夫人,那等她参加宴会时,平常看不起她娘亲出身的贵女都要高看她几眼,她娘亲也再不用受那些夫人们的窝囊气。

平白无故让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四小姐搅了局,她怎么能甘心?

“兆晴,不得无礼!”柳姨娘佯装呵斥,最后悄悄打量着江河源的面色。

江河源脸上闪过一丝纠结,一边是一直伺候着自己的女人和府中的小福星,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