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刚好能狼狈为奸(1/2)

“你拦我?”江采芙眼中酝酿起了怒意,甚至将自己衣服中仅剩下的符纸全数贴在楚邀身上的心思都有了。

楚邀摇摇头:“我没拦着你,只是你们玄学术士办法多的很,你为何不能把自己跟上面的那个小人偶对调?”

“什么?”江采芙眯起眼睛,准备再给楚邀一次狡辩的机会。

“你看那石雕和前面的供桌,身上半分灰尘都没沾染过,应当是有人会定时赶来打理,你现在就将这装置给毁了,定然会打草惊蛇,若是他们去了其他地方仿照着这个东西又重新做了一个,就更加难以掌控。”

“能不能找出来一个法子,把那个上面的小人偶换成你,那石刻像换成别人,一来不用打草惊蛇,二来,他们供奉的东西,就到了你的身体里。”

江采芙听着楚邀的话,随后将楚邀的剑重新还给他,眉眼微扬:“楚邀,你这人真恶毒,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刚好狼狈为奸。”

”狼狈为奸?你们修习这种法术的人不识字整天嚷嚷什么修身修心,就连口业也不能随便犯吗?怎么还能跟我这种人沆瀣一气。”楚邀被人骂恶毒早已经习以为常,眼中连个波澜也无。

江采芙手脚并用,绕到了那石刻像的背后,将后背处敲开之后,里面果然有一个红布包,里面装着她的生辰八字。

她踮起脚尖,将这里的红布包和那小木偶人背后的布包做了个调换。

如此一来,被钉在这长钉之上的人就是江兆晴。

“是江兆晴与歹人故意勾结,做出来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今天小小教训一下,也算是成全了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就在自己下来的一瞬间,四肢好像已经零零散散续上了几分力气。

她还没快速喘上几口气,楚邀便又拎起来了她的衣领,快步带着她出了暗道,隐匿在供桌背后。

他伸出食指,摁在江采芙的嘴唇上,带来一瞬微冷的寒意,对她做着口型:“噤声。”

江采芙没多问,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将自己的身形往楚邀身后藏了藏。

“你们几个!怎么当值的?还没站多久的岗便昏睡了过去,疯了不成?”

“对不住大人,真对不住”

“看我做什么?还不快去查!有没有歹人进了禁地!”

伴随着脚步缓缓逼近,江采芙的心脏飞快跳动了起来,就连呼吸都紊乱了些许。

若是今天被人发现,锦衣卫指挥使定然能全身而退,但是她要不了多久,只怕全京城都能知道侯府四小姐忽然暴毙的事情。

一股冷香灌入鼻腔,楚邀袖口微抬,沉着眉眼,往她手中塞进了一把短款的小匕首。

她拎着手中沉甸甸的匕首,心口无端安稳了下来。

怕什么?死了就先拉楚邀当个垫背的。

“报!三小姐撞邪了!正在后花园里面乱撞,马上派几个人过去仔细瞧瞧!”

江兆晴在家中排行第三,侯府中的下人叫她三小姐,今晚中邪,只怕是她今天近她身子时找机会贴下的聚阴符起了作用。

但是江兆晴到底是做了多大的亏心事,符纸刚刚贴上去还不到半天,就已经初见成效了。

耳边的脚步声骤然停下,先前派来查探的人生怕有人借着江兆晴中邪的事情浑水摸鱼,又匆忙返回了假山门口处把守。

楚邀找准时机拎着她的衣服领子,一路避着在府中乱跑的下人,重新把她带回了房间中。

“你怎么还不走?”江采芙看见自己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基本安全,随后便开始暗戳戳卸磨杀驴起来。

楚邀把玩着江采芙那把下山时从山下带来的剑,慢条斯理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没忘,我说解你毒的关窍在禁地,你看,我从那几根长钉上解脱,那岂不是意味着我实力增强了?等到我练成,身体灵气充盈,解你身上的毒也只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江采芙面不改色给人画起来了大饼,还顺势给人展望了一下解了毒之后的美好生活。

可惜楚邀不吃这一套,在心中暗自咀嚼了一番“等她练成”这四个字。

“果然是江湖骗子。”他顺手拎起了江采芙的那把剑,放在手里掂量了两下,“这把剑,算是你差遣我的谢礼。”

“凭什么!”江采芙不满,那剑可是她千辛万苦从山上背回来的,怎么能拱手让人?

当时她下山的时候,就这把剑个头最大,她缠着师傅总算是将这剑要了回来,就准备塞进当铺还能赚点银子花花。

她就说怎么平白无故这人往她手中塞了一把匕首,原来是打了这个心思。

“凭你算计了我,现在你的人头还未落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