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老夫人(1/2)

侍卫匆忙上前,一刀劈向了江兆晴的后颈,就守在柳氏身边的红杏直接扶住了江兆晴的身子。

柳氏拍拍自己的心口,随后对红杏叮嘱道:“你带着三小姐先回房间,等一会儿若是老爷过来了,直接来我房中寻我。”

红杏低眉顺眼垂着脑袋,掩去了心中纷乱的情绪:“知道了,夫人。”

红杏和其他几个平日中跟在她身后的低等丫鬟一道将江兆晴半拉半抱地送回了房间,顺带给她盖好了身上的被子,又点上了房间中常用着的熏香。

“今天闹的也晚了,你们就先回去吧,等到老爷来了我去禀报夫人就好。”红杏转身,对着周围的那几个小丫鬟说道。

能够先早点休息,那几个小丫鬟心中自然高兴,同红杏道过谢之后便回了厢房。

红杏趁着四下无人,弯着腰偷偷照着三小姐房间中的大铜镜,这大铜镜能将人的整个身形都照出来,旁边还镶嵌着漂亮的珍珠,漂亮又奢华。

她理顺了自己凌乱的鬓发,随后又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来口脂在唇边抹了抹。

镜子里倒影出来一个曼妙的人影,气色比先前也好上了不少,发丝间的珠花映衬着俊俏的脸,她看着自己不自觉便看的有点发痴,直到侯爷推开门板传来的声响才将她从铜镜边惊醒。

“兆晴怎么样了?”江河源揉揉自己酸痛的眉心,他刚刚在外面议完事情,刚一回侯府就听见了江兆晴中邪的消息。

那位大师傅可是说了,往后他的富贵荣宠都与江兆晴有关,不能让他不紧张啊。

保不齐就是道观上回来的那灾星,一回来就把这侯府给搅的鸡犬不宁的。

“回侯爷,三小姐现在已经睡下了。”红杏软着声音,大着胆子扬起来那张她已经整理过的面庞。

江河源刚准备挥手直接让红杏退下,一瞥眼,看见了那小丫头娇俏的一张小脸。

他怎么不记得柳氏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小丫头?

江河源借着朦胧的醉意,抬手摸上了红杏的脸颊:“先前怎么没见过你?”

红杏的一张脸越发红了起来,娇呼一声,随后连忙从江河源身边避开些许:“侯爷,您醉了,夫人还在等着您。”

她这些年跟在柳氏身边这么久,自然也多少了解了几分江河源的脾性。

江河源喜欢得不到的东西,她要是直接凑到江河源身边,免不了就要被他厌烦。

江河源看着那个小丫头红着一张脸离去的背影,手掌一拍,心里像是被没足月的小猫爪子给挠了一下。

好!

这小丫头有分寸,模样也尚可。

又是柳氏的身边人,就算是感念柳氏这些年来对侯府的贡献,日后将她留在身边也未尝不可。

侯府的老太太自诩是名门贵家,立志要将这侯府的荣耀绵延百世,最最忘不了的便是规矩。

即便是昨夜闹出来了那么大的乱子,江采芙过来拜见她这个祖母的礼数可是少不了一点。

第二天一早,江采芙刚将门打开,便看见江廷敬手中握着一卷书,正垂眸看着,书本已经翻过了大半,不知道一个人在他门外站了多久。

“一大早,怎么这就过来了?”江采芙开口。

江廷敬将手中的书页放下,随后走到她跟前:“今天你应当去拜会老夫人,我不放心,想着跟你一道过去。”

“她会为难我吗?”江采芙直接问出声,惹得江廷敬开口轻笑一下。

“老夫人年纪大了,平日里最信仰鬼神之说,又因为那大师的话,直接把江兆晴当成了珠子疼爱。”

“昨晚江兆晴搞出来那么大的动静,估计老太太这会儿心情正不好。”

江采芙了然点点头,从自己的腰间拆下来昨夜楚邀塞给她的匕首:“你不用陪我,你今天出去把这匕首当了,换点银子来,随后再买些朱砂和黄纸。”

“你要这些做什么?况且老太太那边”江廷敬心中疑惑,但是还没将问题全数问出口,江采芙便已经转身抓了个丫鬟带路,要去拜会拜会那位老夫人。

“你别问这么多了,我有用。”江采芙摆摆手,怪力乱神的那些事情,跟江廷敬解释清楚反而麻烦。

她随手抓来一个小丫鬟,跟在她身后七拐八拐进了承雨堂。

屋内燃着名贵熏香,正中间摆放着如意圆桌,墙边靠着雕花木质顶柜,只是老夫人床榻上放着的两个玉枕,便能抵掉一户人家数十年的吃食。

等她进去之后,江兆晴早早便等候在了那里,一张脸上显露出了疲态,眼睛下挂着两个黑眼圈,想必是那张聚阴符昨晚将她折腾的不轻。

“你就是那四丫头?先前养在道观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