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氏生辰宴(1/2)

柳氏虽说是个侯府还没扶正的姨娘,但能在侯府中直接办上生辰宴,还得了侯爷跟老太太的准允,京城中皆以为柳氏过不了多久便能扶正,这次的生辰宴就是个兆头。

即便她们表面上看不上柳氏的身份,但是因为她生下的那个女儿江兆晴,倒是也总会给她几分薄面。

听说江兆晴出生那日天色异变,满天红光,产房周围聚集了一群的飞鸟,还伴随着奇异的香气,三日不绝。

就连寺庙里的大师都曾经断言侯府家的女儿是个有福气的,能带来好兆头,平日里往成安侯府里去的人便有不少,其中一大半都是冲着江兆晴。

成安侯府中的下人已经忙碌了好几日,就连江采芙也顺势得了套新衣裳和几支珠花簪子。

江采芙穿上了新衣服出了房门,只觉得眼前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疯了一样黏在了她的身上。

她平对自己的面貌并不算在意,出门平常只带着只素色簪子,今日只是顺手打扮了一下便能叫人移不开眼。

一袭淡紫色纱衣裹身,头上随意点缀着几只珠花,明明衣服是娇嫩的颜色,但并不显得人柔弱,与她凌厉的眉眼落在一处,像是一朵能遭受严寒之苦,开在山巅的花。

今日是柳氏的生辰宴,按理来说主角不是她,但她还是被请到了前厅。

众人见到江采芙之后皆是一愣,不知道这京城中什么时候出了个这么样的美人,寻常女儿家在这个年纪都是娇嫩可爱,她倒是与众不同。

“侯府嫡女,江采芙,见过诸位。”江采芙简明扼要地做了个自我介绍,随后在这前厅中直接找了个靠椅坐下。

江兆晴站在一边,手中帕子搅弄的死紧,贝齿抵住下唇,带出了一片血痕。

她堪堪压下心中的恨意:“妹妹说笑了,我母亲不日便能”

“不日只是不日,你母亲一日没在这府中拜过天地,见过祖宗,便一日就是个姨娘。”江廷敬缓缓走进前厅,身上穿着件素白的衣袍,含着笑意开口。

江兆晴不可思议地看向江廷敬,在她的印象中,她这个大哥一直看上去都没什么脾气,偶然有下人怠慢了他也不曾责罚,今日怎么会忽然发难,在今日还穿了件素白的衣服便来赴宴?

“说的好!”坐于高位的陆夫人忽然拍起来了手,她眉眼微抬,赞赏地看向她那姐姐留下的一对儿女,果然是有她姐姐的风范。

“一个没身份的东西,得了侯爷的几分宠爱便敢在这府中大摆筵席,装模作样做起主子来,也不好好看看自己能不能上得台面?”

“一个娘上不得台面,连带着教养的女儿也上不得台面,随意算上两卦,给上几张破纸便敢自称自己是福星,引得一群没脑子的蠢货争相过来献殷勤,可笑至极!”

那妇人摸摸自己的鬓发,含着笑意对着江采芙招了招手:“过来,让姨母好好看看你。”

姨母?

江采芙犹豫,随后发觉她们两人之间确实有一根亲情线正在发着暗光。

江廷敬刚准备过去见过那姨母,却被陆夫人直接喝停。

“我叫的是采芙,不是你这个被人用猪油蒙了眼的笨蛋。”

江采芙没忍住轻笑出声,随后依言坐到了陆夫人身侧。

刚才就看她的这位姨母直接开口怒骂江兆晴还无人敢开口相劝,只怕是她这位姨母在京城中地位也极高。

刚刚坐过去,江采芙观察着这这位姨母的面相,心中忽然一滞。

“您最近是不是经常觉得浑身乏力,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好像是怎么睡也睡不够?”她开口询问。

陆夫人看着江采芙是越看越喜欢,根本便没细听,这个时候就算江采芙说她是天上刚刚下凡的仙女,她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对。

江采芙抬手掐了个指诀,随后从袖口中拿出来一张黄符,放进姨母贴身带着的锦囊之中。

“我刚才给您占上了一卦,您府中定然有小人正在暗中动作。”

“嗯嗯,小人,有小人害我。”姨母眉眼含笑,小姑娘虽说看上去年少老成,人也不怎么爱笑,但是还喜欢搞这些小孩子过家家用的玩意,怎么瞧着怎么可爱。

“姨母,您认真点。”江采芙叹出一口气,将自己的脸侧开,“往后您要是发觉这锦囊中的符纸化成了灰,必须要来找我不得耽搁。”

“放心吧小芙蓉,姨母就是自己成了灰,也不会让这张符纸成了灰。”

江采芙面色一僵,若是让道观中的那老头听见有人叫自己小芙蓉,那老头能直接笑昏过去。

柳氏和江河源在此时姗姗来迟,柳氏跟在江河源身侧,两人在这时候倒是亲昵。

“侯爷,妾身手腕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