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楚邀私宅(1/2)

北镇抚司之内,江采芙坐在一张椅子之上,周围尽数是锦衣卫来来去去,偶尔有几个人大着胆子瞟着江采芙。

“再瞧,就把你们眼睛挖出来。”楚邀忽然出现在江采芙身后,眼神微暗,睨了一眼正偷摸打量江采芙的那几人。

“小心眼。”江采芙小声嘀咕,跟着楚邀这种人,估摸着他们平时办公也累的慌。

“江四小姐,不用我再提醒你了,你现在还是我的阶下囚,说话办事还是谨慎些好。”楚邀像是拎小鸡崽子一样,一把提起来江采芙的衣领,“为我办件事,办的好给赏。”

江采芙被一路拎进诏狱中,路上遇见其他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随意打量,只觉得江采芙可怜,竟然被楚大人亲自拎进了诏狱。

诏狱中黑漆漆的,迎面而来便是一股森严的压迫感,夹杂着犯人绝望的哭嚎,血腥气也分外浓重。

她瞟了一眼,这里明明是极恶之地,居然一点邪祟之物也无,奇怪的很。

“我撬不开他的嘴,但我猜你应该有办法。”楚邀将她带到一个熟人面前。

是那日在山路上嚷嚷着要为大哥报仇的二当家。

现在他全身上下几乎被折磨地没一点好肉,血迹渗透了麻布衣,伤口深可见骨,有的地方已经腐烂生蛆。

江采芙从没见过此等恶劣场面,转弯扶着墙便吐了起来。

“我,我可是修行之人,见不得这等场面!”她断断续续开口。

好半天楚邀才明白了江采芙的意思,啧了一声:“娇气。”

江采芙已经无力开口跟楚邀对呛,扶着墙吐的天昏地暗,估摸着好几日见不得红色的东西。

“来人,把她带回我的私宅里,让她在会客厅等我。”楚邀随手点了几个下属,让他们把人送进去。

几位下属拿捏错了楚邀的意思,又因为江采芙是楚邀第一个带近私宅的女子,便自作主张没怎么遮掩,大摇大摆的带人过去,甚至走的还是大道。

不出半个时辰,近乎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江采芙现在跟锦衣卫待在一起,大白天还进了楚邀的私宅,成为了他的座上宾。

江采芙坐在这幢富丽堂皇的宅子中,只觉得这里怎么都合她的心意,就连把楚邀赶出去自己住在这里的心思都有了。

正在她百无聊赖等着楚邀过来时,一簇淡淡的金光忽然从旁侧生发,缓缓缠绕上了她的指尖。

江采芙惊诧了一瞬,楚邀这里还真有点好东西。

金光竟然能直接聚成实体飞到她指尖上,怕是这附近有个灵泉,周围定然供养着灵草。

江采芙的小算盘在心中立刻啪啪啪打了起来,此时楚邀也进了会客厅,自然在主位上坐定,身后还跟着被盐水愣生生冲掉了身上血迹,几乎就剩下最后一口气的二当家。

楚邀手中翻开卷宗,淡淡开口:“今年二月,江浙百工堤、千户堤、申川堤齐齐被毁,下游近乎千顷良田被淹,受灾人数可达数万。”

“朝廷察觉出赈灾数额不对,还没细探你这位江浙总督便忽然失踪,跑进京郊的山中做起来了土匪二当家,李易三,你自己说我查你冤不冤?”

“不知道,赈灾粮我全数交给了下面的人去做,我什么都不知道。”李易三闭上双眼,强撑着身子开口。

“不知道?”楚邀直接将手中卷宗摔到了李易三脸上,抬手拍翻了案桌,“圣上派遣你做江浙总督,对江浙一带之事全权管辖,你这个时候不知道,把本官当傻子哄?”

江采芙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此事事关重大,牵涉数万黎民百姓,李易三作为这其中的关键性人物,撑死不开口,杀也杀不得,打又要收着力,楚邀定然也分外头疼。

“我能助你,但是我有条件。”江采芙端起手中的茶碗,吹开浮沫,轻轻啜饮一口,“你这府中的东西,我要自选一样带走。还有,你这府中,我要常来。”

常来他府上?

平日里京城中见他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头回有人上赶着来他府上。

楚邀摩挲着自己手上的玄色扳指,应声:“可以,只要我能给得出。”

江采芙要来了朱砂和黄纸,用毛笔开始画符。

李易三在这诏狱之中受尽了折磨,撑死也不愿意开口,无非就是他心中有什么事情比着他自己的生死还要重要。

片刻之后,她拿起一张符纸递给楚邀。

“贴上这张符纸,你在李易三眼中就是他现在最想见到的那人,说不准能吐出来点什么东西。”

楚邀接过那张符纸看了看:“我还以为你能画出来那种一贴上去便能让人乖乖开口说真话的那种符。”

江采芙将头偏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