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侍寝(1/2)

到了晚上,不出所料地宣布今晚是祝千春侍寝,她被长康宫的几人好一番洗漱打扮,又新穿了一件粉红色齐胸襦裙,衬得人比花娇。

“皇上驾到———”

祁寒复穿着黑金色龙袍出现在祝千春眼前,她急忙俯身行礼。

“嫔妾参见皇上。”

祁寒复只是冷淡地看了一眼,说道:“免礼。”他的嗓音还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清朗,他自顾自地坐在桌椅前,招了招手。

祝千春看到他的动作,还有些疑惑,结果下一秒就看到了小太监抱着奏折走了进来。

咋滴?专门来她这改奏折?要知道她在今晚可是给自己打了好几次气才做好的心理准备,结果就这?

祁寒复自顾自地改着奏折,并没有搭理她。

因为后宫不能参政,所以即使她很好奇奏折的内容也不能看。干坐着很无聊,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搭话,就拿起今天上午没看完的话本子继续看了起来。

女主当了男主的外室后没多久,便被正妻公主发现,大闹公主府,要求给个说法。而男主妈为了保住男主,说女主毫无廉耻的赖着男主,勾引的男主。

祝千春咬着手指,黛眉微蹙看着。

这看的什么书?竟然对坐在旁边的他毫不理睬。祝千春的一系列反应都被祁寒复看在眼底。

祝千春边看边在心里吐槽,女主恋爱脑的程度比现代的白粥姐还要严重。

“咕噜噜”一道声音在安静的大殿内响起。

祝千春脸色爆红,她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祁寒复听到声音,终于从奏折上移开眼,抬头看向她,说道:“你很饿?”

“回皇上,嫔妾今天没怎么吃东西。”

“为什么不吃?”

“因为今天要侍寝,保持身材。”她如实说道。

祁寒复看了眼桌子上为迎接皇上准备的桂花糕,推了过去。

“谢皇上赏赐。”这明明是她宫内的糕点,但还得谢谢皇上。她在心里吐槽。

桂花糕甜而不腻,她吃的两颊鼓鼓。

祁寒复早就注意到她坐在旁边看话本子,此时看见祝千春放在手边的话本子,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一直在看什么?”

“哦,就是一个凤凰男和恋爱脑的故事。”她心不在焉地回答。

“那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词汇他从未听过。

祝千春一噎,她忘了这个时代根本没有这些话。她将最后一口糕点咽下去,努力拼凑着意思解释说:“凤凰男一般指出身不好,有心机,但是人品低劣的男性。恋爱脑并不特指女性,意思是一旦谈恋爱就以恋爱为主,其他漠不关心的人。”

祁寒复听完便继续批改奏折,见状祝千春吃完糕点也继续看话本子。

这皇帝好冷淡,她自觉长的还行,但皇帝却只是来她宫里批改奏折。

看着话本子她眼皮越来越沉重,昨天晚上颜雪清交代了很多事,睡得晚起的早,现在感到无聊就更瞌睡了。

“安置吧。”他终于批完奏折,放下毛笔。

“啊?是,嫔妾为您更衣。”祝千春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站起身伸出手想要为祁寒复宽衣解带。

“不用了,朕自己来就好。”

祁寒复避开她的手,嗓音格外冷淡地拒绝。

“哦,好。”

弄的她稀罕为他更衣一样,不用她伺候刚好。

即使身为现代人的祝千春思想开放,她也不好意思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宽衣解带脱衣服。她爬到床铺最里面,用被子盖着,脱的只剩个肚兜,再将衣服放在床尾。

其实她不用这样,祁寒复都是扭过身子,拉起床幔换寝衣,根本不看她。

换完后他就睡在最边上,床本身挺大,一个在最外面一个在最里面,隔的老远。

他闭上眼睛,忙碌了一天,他也累了。

祝千春本来紧张地等待着,结果半天都不见祁寒复动作,反倒开始睡觉,倒是松了口气。

在被窝中没一会儿睡意又涌上心头,很快便沉沉睡去,这时祁寒复却睁开了眼睛。

如果不是贤太妃以死相逼,他根本不会举办选秀和让人侍寝。如果不是贤太妃的照料帮扶,在太后的折磨阻挠下,他根本不会继承皇位,后来也不会夺回大权。

他没打算碰这些女人,到时候从宗室子弟中过继一个有能力的就好。

祁寒复看向身边的女子,想到她今晚说的这些词汇意思,便想起自己的父皇母妃。

如果不是母妃家帮扶,父皇根本不可能继承皇位,但是继承皇位后却只封母妃为贵妃,迎娶现在已经过世的太后,也就是原来的左丞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