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1)

祝千春刚跑出没几步,就听见扑通一声的落水声和略带怒意的声音,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这声音有些耳熟啊,而且,鬼会开口说话吗?

她想起回头时忽略的那“鬼”身上的明黄色衣服,又联合起这种种。

祝千春捡起刚刚慌张逃走时扔在地上的灯笼,秋风吹人冷,也不知是懂的还是怕的,平日清脆的嗓音也带上几分颤音,小心翼翼地询问:“皇,皇上?”

祁寒复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不踢朕了?刚跑的不是挺快的吗?”

谁家好人大晚上不吭声地站别人身后!不踢你踢谁?

当然,她是不敢这么说出口的。

“嫔妾不是故意的,刚刚也没认出是您啊……”她小声地为自己辩解着。

“哼,这么说,还是朕的错喽?”

狗皇帝,当然是你的错啊!祝千春心里腹诽着。

“不不,嫔妾不是这个意思……”

“小,小主,斗篷……”翠果从远处气喘吁吁的跑来,怀里抱着件大红色的斗篷。

不同于祝千春,翠果眼神非常好使,一眼就认出了祁寒复,急忙跪下行礼。

祝千春接过斗篷,想了想,便殷勤地走到祁寒复跟前:“皇上,不如先系上斗篷暖和暖和身子?以免着凉,之后再去长康宫歇息歇息,如何?”

祁寒复没有表示,祝千春便猜这是同意了。

少女踮起脚尖,要为他披上斗篷,翠果为了以防自家小主看不清,在旁提着灯笼照明。

因为少女的凑近,一股好闻的清香传来。借着光亮,祁寒复看清了她冻的有些紫的嘴唇,想起少女找东西时有些瑟瑟发抖的身形,将斗篷扯下,反围在祝千春的身上。

“你斗篷上有味儿,朕不要。”

他有些生硬的拒绝,声音里透着冷淡。

祝千春听到这话震惊地瞪大双眼。

“哪有!!!”她几乎是喊出声。

祁寒复不理她,让翠果带领,径直跟着回长康宫。

祝千春气的跺脚,还是跟在了身后。

祁寒复想起贤太妃的唠叨,干脆在长康宫沐浴歇下。

祁寒复的话把祝千春气的不轻,躺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能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睡不着?”祁寒复是闭着眼的,察觉到旁边的动静出声。

这都怪谁?祝千春扭过来直勾勾的看着他。

忽然,计上心来。

祁寒复闭着眼,自然看不到她要搞事的小表情。

祝千春为了不让祁寒复察觉,慢慢地挪动身子,最后猛地一下便抱住了祁寒复。

嘿嘿,不是说她斗篷有味儿吗?她身上和衣服用的都是同一种熏香,看恶心不死他!

祁寒复正闭目,尝试着进入梦乡,就突然感到一软软的躯体抱着贴紧了他。

他原以为又是她睡着后抱人,却不料这次她醒着,小脸上还挂着奸计得逞的笑容。

像恶作剧成功后的小猫。

祝千春纤细的手指在祁寒复敞开的胸口处画着圈圈:“皇上,反正也睡不着,不如来做点有趣的事啊”

她料定这狗皇帝不会动她,要不侍寝第一次就该碰她了,也不会设下需两床被子这类奇怪的规定。

而且她和柳月枝玩的要好之后,得知这狗皇帝宣她侍寝后也是除了批奏折什么也没干,那时她和柳月枝还在谈论皇帝是不是有龙阳之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