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1)

他的脸瞬间染上了一抹悸动的红,想要推开扒在他身上的女子,却又无处下手,最终恼羞成怒地说:“你这女子,好生不害臊!快从朕身上下来!”

祝千春闻言露出一抹狡黠的笑,依旧扒着身下的少年不放:“皇上您不碰嫔妾,如何为您开枝散叶啊?”

香肩裸露,她本身作为穿越的现代人并不在意,却忘记这是古代。

三千青丝垂下,与白嫩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有她自己不知道这番姿态有多诱人。

看身下的少年真的要生气了,她才慢悠悠的松开:“好啦,皇上想必是累着了,早些歇息吧。”

要不是你朕早就睡着了!

祁寒复往日淡漠的神色不再,脸颊绯红,又羞又恼地瞪她一眼,转过身离她远远地,活像是被轻薄的小娘子。

祝千春看着他这番姿态,眉目含笑,祁寒复联想到刚刚的笑容,马上就反应过来祝千春是故意的。

真不知道祝于林如何教的女儿!教的,如此大胆……

他气愤地转过身不看她。

祝千春见他转过身不理她,有些无趣的砸吧砸吧嘴,过一会儿又睡着了。

侧躺着的祁寒复维持这姿势有些累,悄悄的回头看她一眼,就见那女子已经抱着自己的枕头睡着了。

但刚刚经过那些事的他却睡不着。

回想起刚刚那事,他只感觉面红耳赤,正闭上眼静心准备睡觉,却又想起她恶作剧成功的笑容。

是想要捉弄他?为什么?他自觉对她挺好,不仅没有惩罚她近身,还升了位分,虽说是因为祝丞相立功了才升,但总比不升强吧?

难道……是因为自己说她斗篷有味儿?祁寒复猛然想起。

可是确实有味儿啊,有香味,只不过他好像没说清楚。

一个女子“大庭广众”之下被说有味儿,会生气不奇怪。

活了十六载的祁寒复,第一回体会到心虚。

晚上经历了这些事,他也有些累了,便打算入睡。

“妈妈……项链……”祝千春梦中呢喃着,眼角悄然滑落一滴泪珠。

被这声音惊醒的祁寒复刚好看见这一幕——女子紧紧抱着枕头,蜷缩着身子,脸上还有泪痕,很是不安地紧闭双眼,似乎是被梦魇住了。

妈妈是谁?项链又怎么了?

想起她在碧云湖打着灯笼找东西,难道那个时候就是在找项链?

前不久还在调皮捣蛋的小猫,这时候又楚楚可怜的流着眼泪。

祁寒复犹豫了下,想起他说的那些话,最终生涩的拍拍她的背部,按照儿时为数不多的温馨回忆学着来抚慰她。

却不料这是他第一次安慰人,下手没个轻重,直接把本就做噩梦的祝千春拍醒了。

而祝千春迷迷糊糊地醒来,眼角还挂着泪,就刚好看到祁寒复扬起的手。

她震惊地开口:“皇上,就算嫔妾不小心把您踢到湖里,您也不用等嫔妾睡着后将嫔妾打醒吧?”

这皇帝肚量这么小的吗?

本来祁寒复还有些尴尬,闻言没好气的说:“朕有这么斤斤计较么!朕只是看你梦魇住了,帮帮你而已!”

他第一次安慰人就被这样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