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披麻戴孝(1/2)

“大姐,你爸妈都还活着呢,你大可不必作出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挺搞笑的你知道吗?”

此话一出,沈婉梦和沈国兴还有李佩君脸色三白,不是她说,他们还真没联想到!

沈国兴重视风水家族气运得很,父母健在,沈婉梦穿个白裙子头戴白纱,的确是像披麻戴孝,这不是晦气人吗!

“梦梦,去把衣服换了。”

沈婉梦连忙站起来道歉:“对不起爹地,是我没有想到,我马上就换!”

走了一个沈婉梦,还剩下五个人。

“沈棠晚,你给我跪下。”沈国兴阴沉着脸发话。

“不跪。”沈棠晚干脆的回答了两个字。

李佩君责备道:“棠晚,你听阿姨一句劝,别跟你爸闹脾气,这事你确实做的很不对,妹妹做错了事,自家人关起门来解决就好,再怎么说也不能闹到警察局去啊,警察们本来就老是盯着我们家,就等着我们家里闹点什么事出来好让他们抓到把柄呢。”

“妈,你跟她废什么话,她像是会听话的人吗?自己蠢还不检点,我看她是活该上当受骗!爹地啊,条子说不能动手打她,那干脆关她几天好了,别给她吃饭,奶奶的生日宴会,也别让她去了。”沈继宗万分鄙夷的说。

在沈家,他一向眼高于顶,除了沈国兴和沈老太太,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他妈妈和姐姐,面对沈婉梦他还愿意叫一声姐,面对其他姐姐都是直呼大名。

“不行,你奶奶的生日宴会,家里每个人都要参加。”沈国兴回绝了儿子的建议,一双阴翳的眸子落在沈棠晚身上。

局子里面那猪肉强交代了事情经过,说是只花了钱,没有碰到人,还被打晕了,沈国兴认为,这就是猪肉强为自己开脱而已。

沈棠晚一个女孩子家,这方面的事肯定不愿意说,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和声誉,所以也就没有否认。

就沈棠晚那细胳膊细腿靠中药吊着命的样,哪有能耐反抗五大三粗的猪肉强?

不过也没事,反正也不指望她嫁给什么世家公子,凭借这张脸和身材,有得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愿意要。

“沈棠晚,我没有原谅你犯的错,你大晚上的报警,把我们全家人都吵醒,还让警察抓你妹妹,实在是可恶至极!你现在立刻给每个人磕头道歉,求原谅,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原谅你,那你就一直跪着。”

沈国兴坐在沙发主座上翘着二郎腿,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命令道。

他心里冷哼,这已经是给她的一个台阶了,还真是便宜了这个上不来台面的女儿。

“哦,我也没有原谅你们犯的错,沈婉蓉把我卖给杀猪的,你们在场的几个人别说不知情,尤其是沈婉清,沈婉茵还有沈继宗你,我亲爱的爸爸,我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却没有半点关心我安危的心思,我回来了甚至还要拿鞭子打我,怎么我就是什么很贱的人,活该被你们欺负吗?”

沈棠晚红了眼框,心底涌上一阵委屈,这是原身积压已久的情绪。

这几个人依旧是满不在意,沈国兴身为黑道大哥,更不会被这点亲情所扰。

他眉头一拧,“你一个从那边跑来的下贱人,能当上我沈家的小姐已经是烧高香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你也不看看自己和姐姐妹妹们区别?你身上有半点我沈国兴的孩子的风范吗?我没把你赶出去,已经是对你的仁慈了,我告诉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别老想着跟人家比!”

沈国兴看来,大陆那边的人都是一群贱民,穷得只能啃草根树皮,饿急了连孩子都吃,大多数人还连字都不认识,落后得很。

他们香江人就不一样了,生来尊贵,高人一等,香江遍地都是黄金,是大陆的贱民做梦都想摸过来的宝地。

所以在他眼里,沈棠晚这个从小流落大陆的女儿也是贱民出身,跟家里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顶多也就是遗传了他优良的基因,脸长得还行,有吸引男人的资本。

但也仅仅是能吸引那些没文化没内涵的好色暴发户,级别稍微高一点的都够不上。

沈棠晚熟知沈国兴对她和大陆的看法,内心不禁嘲讽,再过个十几年,大陆的经济建设可就要远远超越香江了,至于沈国兴这种人,怕是连进大陆的资格都没有。

“人固要有自知之明,但也不能忘本,我妈妈好歹是香江清流世家的女儿,家世清白,根起大陆,祖上还是做过大官的,自然是和家里的这几个姐妹不能比的,毕竟大姐和大少的妈妈是个舞女,三妹的妈妈是游艇上陪酒的,四妹的妈妈是个唱戏的,五妹的妈妈,还是爸爸口中从那边游过来的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