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流血泪的遗像(1/2)

至于南洋邪术书,都是她自己看的,前不久s氏出了一部电影,讲的是情降的故事,只要是自己给别人种下情降,那么被种下情降的人就会疯狂的爱上自己。

那部电影目前没什么知名度,题材小众,看的多半都是些底层寻求刺激的男性。

沈婉清看了之后就深受影响,她想靠嫁给谢家二少来改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于是就托人买来了南洋邪术的书籍,自己偷偷学习,以待有朝一日给谢二少种下情蛊。

眼下,不管是真是假,拿来诬陷沈棠晚最合适不过。

“对啊爹地,刚刚我要打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巴掌就打到我自己脸上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肯定就是沈婉清说的那样!”沈继宗立马跟着说道。

沈棠晚目前受好运系统保护,任何来自外界的伤害都无法接触到她,来财同样看不惯沈继宗,就让他自己扇自己。

“来财,你能不能再给他们弄出点灵异事件来?”

来财:“比如?”

“比如让他们家老爷子的那个遗像流眼泪,香灰倒地上写出几个字来,就写不肖子孙该打。”

来财:“明白了。”

下一刻,客厅中央供奉着的遗像两只眼睛真的流下两行带血的眼泪,遗像前的香炉离奇落地,香灰撒落成不肖子孙该打六个字。

突如其来的异变吸引了别墅中所有人的注意,别墅就这么点大,香炉落地动静很大,上下几层楼都听得一清二楚。

众人都往遗像的方向看去,见遗像流血泪,吓得是一动不敢动。

换好裙子的沈婉梦也听到动静下楼,看到散落一地的香灰和遗像脸上的两行血,惊呼一声后吓得躲到沈国兴身后。

“爹地,爷爷的遗像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沈国兴拍着沈婉梦的后背安抚:“梦梦别怕,爸爸过去看看。”

早年他也是提刀在街上砍人的古惑仔,包括现在从商,手底下都有不少人命,道上混的早年肯定是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信什么神鬼之说,到中年之后就开始迷信了,不然他也不会退出帮派。

现在他怕鬼得很,所以家里家外都请大师来做过法,还专门摆了一个佛堂天天拜。

面对自己亲爹,他到底也是问心有愧的,亲爹死于仇家的报复,那死相简直是惨绝人寰,全身的肉都被割下来了,记得他找到人的时候,还没断气呢。

沈国兴让几个佣人在前面先过去看看,自己拉着李佩君走在后面,好奇的沈继宗和另外几个姑娘都跟着过去了,就留沈婉清和沈棠晚在原地。

沈婉清在家里的存在感一向是最低的,包括沈棠晚回来之后。

她妈妈是个大陆过来的穷丫头,长相压根和靠美色在香江混饭吃的那几个不在同一水平线上,是沈国兴喝醉了才有的沈婉清。

沈婉清刚才说过的话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站在原地,恶狠狠的瞪着沈棠晚。

“不肖子孙该打?爷爷这什么意思呢?我难道就是不肖子孙了吗?这不应该是沈棠晚那个贱人吗!”沈继宗激动都快蹦起来了。

身为家里的小祖宗,他那里被骂过不肖子孙?

比起那什么降头邪术来,他们还是更加相信老爷子显灵。

很快,香灰竟在他们眼前发生了变化,不肖子孙该打几个字前面又多出来三个字:沈继宗。

“这……”沈国兴一时都懵了,“爸,继宗他怎么就是不肖子孙了呢?您老人家给点提示吧!”

接着,香灰覆盖原有的字,出现四个字:晚晚可怜。

“晚晚,可怜?沈棠晚?”沈国兴回头看向一脸若无其事的沈棠晚,马上就过去把沈棠晚给拉了过来。

“爸,您要是心疼沈棠晚,我让她给您磕一个,您就把血泪受了回去。沈棠晚,赶紧给你爷爷磕头!”

沈棠晚没有跪下,就对着老爷子的遗像鞠了一躬,老爷子脸上的血泪就开始倒流回眼睛里,然后消失不见。

沈婉梦脸上浮现出一抹怨气,老爷子心疼沈棠晚?

凭什么!他死的时候他们爹地都才二十岁左右还是个半大小子,完全没见过孙子孙女,怎么说显灵就显灵了?

沈国兴点燃一根烟,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爸,家里的事,您老人家还是少操心一点好,我知道您仁慈,可是我有我的安排,您在下面吃好喝好就行!”

说完,他拜了三拜,再看向沈棠晚,“今天你爷爷替你说情,就先放过你一次。佩君,你和梦梦带她出去买几身衣服还有首饰,别亏待了她。”

“爹地,那我们呢!”老四沈婉茵忿忿不平道。

“你们还缺衣服吗?再过几天就是奶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