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收小弟(1/2)

沈国兴老脸一黑,这姓张的条子怎么又来了?

又是沈棠晚把他弄过来的,怎么,是想借着条子的手帮她出气呢?

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张sir,偷听别人讲话不太礼貌吧?你说我要是告你监听,行不行得通?”沈国兴板着脸问。

张警官笑容不减,“礼貌当然要给懂礼貌的人,沈先生要是想告我监听,欢迎来告,随时奉陪。”

说完,他还对着沈国兴k了一下。

沈国兴最讨厌的人名单里张警官的名字赫然在列,不少他讨厌的人都莫名消失,属于是尸体在什么地方发烂发臭都不知道。

奈何这个姓张的条子,是个有点后台的,他想动也动不了!

张警官把锦旗给了沈棠晚,“沈小姐,我们改天再见了,拜拜。”

锦旗上印着四个繁体字:见义勇为。

沈棠晚收好锦旗,和张警官道过别后才进家门,她期待的目光看着沈国兴,“爸,你说的沈家原则和家族大忌是真的吗?”

道上混的人没有底线,但必须要有原则,比如要讲义气,不能做被被刺兄弟的事,不能勾引兄弟的女人,还要再关二爷面前发誓。

不过这都是对手底下小弟的要求,对待自己和自家人就不知道了。

“我自有安排,家里的事轮不上你来插嘴!你少跟条子混在一起明白吗?我们家不喜欢条子,不接受和条子关系亲密的人!”沈国兴有些恼怒。

沈棠晚乖巧的点头,“好的爸爸,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今天阿姨和姐姐没有给我买东西,我让阿姨把你给我的那份零花钱都还给我,回头我自己出去买就好,但我想阿姨的钱肯定都存在银行里,阿姨自己应该是没有支票的,爸爸你能给阿姨拿张支票吗?”

要钱的时候就得伏低做小,这是她曾经在渣爹二奶还有老太婆手上讨生活的必修课。

沈国兴让家里的佣人去自己书房拿来了两张支票,一张是给沈婉梦换车的公司支票,另外一张就是普通支票,让李佩君写。

李佩君语重心长的说:“老公,这孩子年纪还小,手上也从来没有拿过太多钱,我一次给她开太多钱的支票她拿在手里不安全,我就先给她二十万让她买些东西吧。”

“不行!三百万,一个字都不许少,这本来就是爸爸给我的零花钱,李阿姨,你又不是我妈,帮我保管钱不合适吧?你这样很难不让我怀疑你是想霸占我的零花钱。”沈棠晚拒绝道。

“况且,李阿姨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在外面可是答应得好好的哦。”

沈棠晚眼神晦暗的瞟过站在玄关处侍候的刘管家,仅仅是一眼,都让李佩君感到一阵心慌。

这个贱人,她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是在什么时候被她撞见过?

得找个机会好好问清楚,要是沈棠晚真的知道什么,还妄想拿捏她,那就怪不得她了。

“佩君,二十万块钱都不够买件衣服,她的零花钱我一直都是给你的,你给她也是应该的,先给她开五百万的支票吧。”

五百万?!

李佩君惊了,她这三年来从沈棠晚那里得到的零花钱都没五百万呢,凭什么就要给沈棠晚五百万?

“还愣着干嘛?赶紧开啊。”沈国兴不耐烦的催促道。

沈国兴手上已经在支票上写了两千万的大写数字,宠溺的送给沈婉梦,“两千万,要是不够买到你心仪的车,就再跟爹地说。”

在沈国兴催促下,李佩君只能肉疼的给沈棠晚开出了五百万的支票。

李佩君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把钱看得格外重,一般钱进了她的口袋就没有拿出来的道理。

平时她的生活状态是纸醉金迷,好在花销都是由沈国兴承担,她那每个月十万的零花钱加上沈棠晚的那份就是私房钱,让她给沈棠晚五百万,无异于是拿刀子割她的肉。

沈棠晚拿到支票后第二天就去银行把钱全换了出来,五百万港币不是一笔小数目,足足装满了一整个箱子。

一个年轻瘦弱的小姑娘,从银行出来,拎着一箱子钱,很难不遭人惦记,偏偏她还只身一人走进了一个破败隐蔽的老旧小区。

这里是香江的贫民窟,也叫徒置区,就是公共房屋,这个地方居住了足足有一百多万人。

香江面积小,人口稠密,推动经济发展离不开人口,而徒置区就是为香江飞黄腾达的跳板。

不过最有名的当属徒置区球场了,徒置区兴许没有多少人了解,但很多人都深知古惑仔。

徒置区足球场,就是滋养古惑仔的温床。

古惑仔都是些年轻小孩,一家大几口人蜗居在狭小空间,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