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谢二少(1/2)

帮她打理生意场上的事,这可不是画饼,这个饼可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很快就能实现,至于能不能吃进嘴里,就看他们肯不肯努力干了。

离开之前,沈棠晚写下了她新办的电话号码,让陶月负责管理这百来号人,有事和她打电话。

当古惑仔的女孩子被称为小太妹,放在她那个时代,古惑仔们就是一群不学无术骑鬼火的黄毛,这个群体的少年一般都缺少自己的主见,三观正在养成阶段,很容易走上歧途。

她只需要稍加引诱,给他们一些好处,再慢慢教导,很大概率就能让他们回归正途。

“宿主,你要注意,黑道不是那么好混的,刚才那个红头发的女孩也说了,近期有大佬死了,死于暗杀。香江四位大佬都是亲兄弟,你知道那一个大佬死了在道上意味着什么吗?”

沈棠晚:“知道啊,内乱,加腥风血雨呗。”

帮派内的人会争大佬的位置,即使是争位置,也不会影响他们给大佬报仇,那是道上的规矩。

那些帮派渗透整个香江,垄断很多产业,沈国兴早年就是在去世的那位大佬手底下混的,是见当古惑仔的死的一个比一个惨,自己老爸也因为早年他砍死了太多人的原因遭报复惨死,他害怕了,才退出江湖。

“沈国兴很巴结谢家,谢家家主赌王出身,家财万贯,是目前的香江首富,他之前和帮派的关系很好,不过现在他们谢家已经成了帮派的仇人,大佬被暗杀这件事风声很紧,沈国兴一个退出江湖的人根本不清楚,目前沈家从帮派手里得到的不少好处已经被收回了。”

来财说了很多,让沈棠晚表示不理解,什么谢家沈家的,跟她有关系吗?豪门联姻她又不会参与。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某医院病房。

“二少爷,医生说您的情况不容乐观,至少要在医院休养治疗五个月。”身穿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病床边,恭敬的对病床上的人说。

病床上躺着的人皮肤苍白,偏长的刘海遮挡住眼帘,盖过了他眼中的桀骜。

他伸出手,“拿根烟来。”

穿西装的男人往后退了一大步,“二少爷,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抽烟,你身上有枪伤,还没有克制那方面,身体亏空很严重,抽烟会加重病情的。”

“什么没克制那方面身体亏空很严重?我的身体我不了解吗?”

这家伙说的什么话,他难道就是什么很虚的人?

不过想想那个该死的女人他就来气,本来他可以安安静静的等人来救他,偏偏冒出来那个死女人……

真是越想越恼火!

他就是那个被黑白两道通缉的谢二少,谢陈年。

不过是和东升帮的老大在澳澳谈了场合作,吃了一顿饭,刚出门那人就被打成了筛子,他凭借敏捷的身手躲过一劫。

结果刚回到香江,就发现自己被通缉了,道上也对他下了追杀令。

那天就很不巧,他查到一些消息,抓了两个在澳澳开枪杀死东升帮老大的人,趁着晚上出去审问那两个人,结果刚到烂泥湾就被一群拿枪的人追杀。

他身上中了一枪后好不容易躲过追杀,却没躲过那个死女人辣手摧花!

不过仔细回味,那感觉倒还真不错,有些回味无穷,只要想想心头就痒痒的。

难怪说这玩意跟嗑药一样,容易让人上瘾。

就是可惜,没看到那女人的脸,只记得声音。

过程中他几次尝试着睁开眼睛,眼皮偏偏就像有千斤重,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睁开。

郭秘书看着谢陈年的脸由白转黑再由黑转红,自己只能在一旁默默叹气。

二少向来是阔少圈子里的一股清流,洁身自好,黄赌毒一点不沾,二十岁的人了,起码在三天前还保留着童真呢。

“郭秘书,医生有没有说过,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谢陈年忽略了郭秘书说他要住院修养至少五个月的话。

“至少五个月。”

“五个月?搞笑呢?坐月子都不需要这么久吧?”

“二少,老爷那边在今天早上来电话了,说让您就好好在国修养,家里的事不需要您操心,都由大少负责。”

谢陈年漂亮的眉微拧,神情淡淡,明明是一张温文尔雅充满书卷气的脸,却带着几分沸腾的杀气。

很快他就收回了情绪,随和一笑,“没关系,你联系一下香江那边的人,好好调查那天在烂泥湾的女人是谁。”

“好的二少。”

谢家在赌场发家,所积累的财力是整个香江无人能敌的,说谢陈年是香江太子爷都丝毫不为过。

谢陈年表面作为香江太子爷,与帮派交好自己不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