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给老太君的贺礼(1/2)

沈家四个女儿的衣服都是定制的,只有沈棠晚的是临时在商场买的。

她们四个从小到大参加过无数次宴会,沈棠晚刚回来时满身土气,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气质,连最基本的交际舞都不会跳,高雅的东西就更不说了,所以沈国兴在这之前从没带她出席过任何宴会。

沈棠晚最反感这些纸醉金迷的宴会了。

她一样没有怎么参加过宴会,身体不好,小三上位的二奶只顾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明里暗里的挤兑打压她。

她认为,这种宴会就是腐朽的资本阶级用来消遣猎艳享乐的。

除了铺张浪费消耗资源外,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用途。

民族传统本身就是节俭,如果是为了庆祝什么,或者是重大事件,可以隆重,但不能是铺张。

目前香江的富豪行事都只能用铺张来形容。

沈棠晚的礼服是一条宝蓝色长裙,裙子上镶嵌着亮片,波光粼粼的,宛如星河般绚丽。

她皮肤很白,一头长发披散,脸上妆容得意而不浓郁,五官精致漂亮,不管是皮相还是骨相都好到了极致,专属于东方的美感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原身的身材属于是很苗条的那种,不太能撑得起来显事业线的礼服,所以裙子款式简单。

刚到场时,不少男嘉宾目光都凝聚在沈棠晚身上。

到底是长相太过于出众,又或许是她看上去,很干净,完全没有一点世俗气?

二十岁的年纪,本就是女性一生中容色最盛的时刻,恰如圆月行至半空,恰如泉水淌至满处,恰如鲜花摇曳盛开。

沈棠晚举止端庄大方,款款而来,优雅得如同古代的仕女图。

沈婉蓉脸上的嫉恨都快溢出来了,她双手紧紧绞着裙摆,咬牙切齿的看着沈棠晚。

真是小看了沈棠晚这个乡巴佬,平时装得谨小慎微,到了关键场合就先摆出来了,看来沈棠晚在私底下没少下功夫呢。

她该不会也是想嫁给谢二少,好飞上枝头变凤凰吧?

呵!沈棠晚,就死了那条心吧!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攀上谢二少的高枝!

老太太一看到沈棠晚,立马就笑开了花,伸手招呼她过来,“老二啊,快快过来,到奶奶这儿来!”

今天沈棠晚的表现,她很满意。

漂亮,大方得体,不畏手畏脚,让人都找不出挑刺的理由来。

老太太身边有个身穿法师燕尾服的老头,老头一双三角吊梢眯眯眼,脸上皮肉松垮,挺着个跟怀胎六月差不多的肚子。

老头那双小眼睛里,带着猎人对猎物的审视,就差把不怀好意四个字写脸上了。

“宿主,发现危险人物:朱振钢。”沉默许久的来财终于复活了。

“朱振钢是谁?”

“就是沈家老太太旁边的老头。”

沈棠晚这才注意到老头,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注意,她粗略的打量了老头一眼。

不用来财提醒,第六感都告诉她这老头不是什么好人。

老头面容还算是和蔼,脸上堆着慈祥的笑容,外表极其具有迷惑性,就是身上那股阴冷劲和太过于直白的眼神出卖了他。

这种人,一般不是性情暴戾就是阴险狡诈,爱玩弄人心。

“那个老头是老太太的新找的老伴吗?”

原身的记忆里,老太太半年前就某一段时间开始突然就频繁去做美容,做一些复健运动,买很多年轻女性穿的衣服,画显年轻的妆容,基本天天出门,出门前和回来都洋溢着少女怀春的笑容。

那种状态,除了恋爱不会是任何别的情况。

来财:“不是,朱振钢的目标是宿主你。”

“我?”沈棠晚大脑开始运转。

能出现在沈家游轮上的人非富即贵,朱振刚是做地产生意的。

香江的地产老板,有钱程度不用说,沈国兴老早就想巴结朱振钢,那人就一直吊了沈国兴很久。

沈国兴还因为朱振钢吊他的事好几次在家里大发雷霆呢。

原身就仅仅知道这一点,多的不了解。

不过现在她猜测,沈家这一家子人,想把她送给朱振钢换资源。

沈家另外四个女儿基本都在同一时间到达宴会厅,三个人都给老太太备上了厚礼。

为了表现,沈婉蓉拿出自己积攒了近一年的零花钱给老太君送了一套玉石茶具和一条苏杭非遗传承大师手工制作的丝巾。

沈婉茵的是欧洲某位王后的披肩,一样价值不菲,沈婉清也不甘落后,她给老太君送了一串开过光的玛瑙手串。

宾客们都你一眼我一语的恭维老太太,说她的孙子孙女们都有孝心,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