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沈国兴摊上事了(1/2)

朱振刚比老太太要镇定很多,他到底是生意场上的人,跟黑白两道都有交集,虽说没有学历,但见过大世面。

沈国兴还有求于他,本来他也就没把沈国兴放在眼里,又没睡他老娘,他行得正坐得直。

就算是真睡了,他也完全不带怕的。

“小沈,你冷静点,我跟你妈没发生什么,是她扑过来打我,我动手按住她。”

“没发生什么?你们衣服都脱了,你告诉我没发生什么?两个老不要脸的东西,敢在老子眼皮子底下给老子爸爸戴绿帽子!”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沈国兴压根就不相信朱振刚的话。

沈国兴对自己父亲自觉愧疚,多年以来要求全家人必须尊重已故的父亲,尤其是他妈。

面对儿子的怒火,老太太吓得瑟瑟发抖,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现在是忘得一干二净,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沈国兴是出了名的宽以待己严于律人,他可以三妻四妾但是他的老婆和老娘必须为一个男人守身如玉,他可以背信弃义但他手底下的人不能沾边。

“爸爸,你忘了朱先生是你的商业合伙人吗,朱先生那会还问我奶奶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呢,他妻子去世很久,和奶奶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说他很喜欢奶奶,想和奶奶在一起。”

人群中的沈棠晚合时宜的开口。

“你撒谎!”

听到沈棠晚的声音,老太太算是有底气了。

她不敢忤逆她的儿子,但敢拿捏沈棠晚。

“他什么时候说喜欢我了,他要的明明就是你!我们都商量好的,让你嫁给他,跟我有什么关系!都是你,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沈棠晚,你好歹毒的心啊!”

老太太模样癫狂,歇斯底里的哭喊。

“老太太,你是说你商量好,把沈二小姐嫁给你旁边的这位先生吗?”江兰珠立马站出来问。

“不可能吧,朱先生得有六十岁了吧?这沈家二小姐这么年轻,沈家又不缺钱,干嘛做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丢人事?”有人感到不解。

老太太迫切的看向沈国兴,“儿子,真的是沈棠晚这个小表子害我,肯定是她不想嫁给朱振刚,要报复我呢,我没有,是她闯进我房间里把我弄晕了,我醒来就看到了朱振刚,我没有对不起你爸啊!”

“咦,好热闹啊,怎么都在这儿聚会呢?”

又有新人来了。

“各位,警察办案,借过一下。”张警官带着一群警察上来,拿出证件疏散开人群走过来。

沈国兴两眼一黑,强装镇定的过去拦住张警官。

“sir,我好像并没有邀请你来,这是家宴,请你们不要打扰我的客人们。”

“没关系,我们不是客人,我们是来查违禁品的,每个香江公民都有义务配合。”

“这里是公海不是香江,你没有权利搜擦!”沈国兴态度强硬。

张警官不以为意的笑了,“刚刚抓到可疑船只,沈先生,你猜船上的人说了什么?”

他摆手示意:“搜。”

沈国兴忽然看到霍郁,他连忙扑过去对霍郁求救:“霍署长,不知道您尊驾,有失远迎,今天是我老娘的大喜,哦不,六十大寿,我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张sir,他非要在今天都给我找不痛快,您是署长,您帮我劝劝他,别在今天闹好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警察在跟你闹?沈先生,请你好好注意你的说辞,警察办事不是跟你闹着玩,好好配合才是你应该要做的事。”

霍郁态度明确的拒绝沈国兴的求救,挽着江兰珠的手走到沈棠晚面前。

“沈小姐,你好,我是霍郁,这是我夫人,江兰珠,还有印象吧?”

沈棠晚点头,“有印象的,才半个月,夫人就出月子了啊,状态还这么好,跟没生过孩子的少女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呢。”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江兰珠笑着拉起沈棠晚的手,“好妹妹,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哪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啊,我和我先生给你准备了一点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江兰珠从包里拿出两个本子来塞给沈棠晚,那竟然是位于南三环地区的一套房和一条商业街!

房子在富人住宅区,很多明星都是住在那里,房子位于三十楼的高层,面积一共有两百多个平方。

商业街则是在赫赫有名的铜锣湾,整个铜锣湾也就一个县城的高中那么大点,但它的繁荣程度却不容小觑。

看上面写的,商业街一共有30个铺位,每个月收租都能收到手软。

“这是不是太贵重了?”沈棠晚有些受宠若惊。

“哪里的话,你救了我和孩子一命,这只是我们能拿得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