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送走刘管家(1/2)

沈继宗正带着人拦住张警官不让他们去搜查那一箱刚从下面运上来的货。

身为沈家独子,他有权了解生意场上的事,他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那绝对是不能让条子看到的,不然他爸少说要进去蹲几年。

警察很快就把顽固抵抗的几人控制起来,当场开箱搜查。

箱子打开,外面铺着一层国外进口的化妆品,扒开表层的化妆品,里面竟然是各种武器!

现场一片唏嘘,记者们都围堵着拍照,宾客们生怕惹祸上身,一哄而散。

“这是怎么回事?”沈国兴表现得很震惊。

“我不是要进口一批化妆品吗,这些东西时是哪里来的?”

张警官就淡淡的看着沈国兴表演。

一般情况下,老板出事,员工背锅,此时所有员工都不在自己身边,眼看着张警官拿着银手镯过来要给他和沈继宗戴上。

这时候沈继宗突然急中生智,一把将一直护着自己的刘管家给推了出去。

“是你对不对?家里的生意都是你帮我爸处理的,你在几天里面还是个渠道经理呢,进货这一块全部都是你在负责,是不是你背着我爸干的!”

沈继宗这话点醒了沈国兴,沈国兴心中对好大儿的喜爱又多了几分。

不愧是他沈国兴的儿子,临危不乱,这聪明才智,算是遗传到家了。

“刘强,亏我那么信任你,想不到你竟然背着我做这种事,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这么做,你家里的老娘和弟弟们知道吗!”

这话明显有威胁的意思,刘强无儿无女,老婆早年跟人跑了,家里就剩下老娘和两个弟弟,母子四个生活拮据得很。

是跟着沈国兴才稍有起色,后面沈国兴退出江湖,他依旧是沈国兴的小弟。

说是小弟,沈国兴一般都是把他当奴才使唤的,还是沈国兴最信任的奴才,以至于让刘强当自家管家的同时还给他在公司里当个经理开双倍工资。

“老公,事情还没查清楚呢,说不定他也是被人陷害的呢。”李佩君忍不住维护起刘强来。

“他被人陷害?谁会陷害他?你让他自己说!刘强,你说,是不是你为了赚钱,搞这种坏事!我告诉你,坦白从宽啊,你一大家子都指望你养活呢,你跟阿sir们说实话,还能从轻发落!”

刘强的两个弟弟都不成器,好赌,他老娘维护儿子们,三个人都靠吸他的血生活,他放不下老娘,就一直养着他们。

经典的甩锅戏码,警察们都是见怪不怪了。

问题不大,推谁出来挡刀,那就从谁身上查起,即使动不了沈国兴,也能把他贩卖武器的这条路给堵死掉。

刘管家默默的低下头,“是我干的,和老板无关,老板不知情,是我对不起老板,我太想赚钱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你们抓我走吧。”

张警官带走了刘管家和那批货物,顺便把生活可以自理的沈婉蓉一并带走了,寿宴正常进行。

他们都没有想到,本来应该是阖家喜悦的一场寿宴,成了一出闹剧。

沈国兴更是心塞,这场寿宴,他损失了价值上千万的武器,和朱家几个亿的大订单!

不过朱家的订单嘛……

沈棠晚有大人物护着,不让动,他一直都想攀上霍郁这棵大树来着,要是白道上有霍郁罩着,他就再也不用忌惮条子们查他。

霍郁的夫人江兰珠家里比朱振刚有钱得多,刚才他还看到江兰珠给了沈棠晚两个本子呢,像是房产证。

要是能跟江家合伙,还管朱镇刚这种暴发户做什么呢?

沈国兴忙着跟在霍郁夫妇身边献殷情,让李佩君处理好老太太的事。

丢了这么大的脸,她就不用继续出现在寿宴上了。

寿宴结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沈国兴破天荒的让沈棠晚和自己坐同一辆车。

车上,他对沈棠晚伸手:“把霍夫人给你的东西拿给我看看。”

“不给。”

“你没有权利忤逆我!”沈国兴伸手要硬抢沈棠晚的包。

沈棠晚一把将包扔出车窗外,“不好意思啊爸爸,我手滑了,你要不下去捡?”

沈国兴气急败坏的扬起巴掌,“你!”

巴掌到底是没有落下来,沈棠晚能随手丢出去的,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东西,或者说她为了装大度,根本就没要。

沈国兴强压怒火,心平气和的问:“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你那天在商场救了霍郁的夫人?你是沈家的女儿,一切要以沈家的荣辱为重,你知道这会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吗?”

“我只知道,你们背着我商量好,要把我卖给跟奶奶差不多老的朱振刚,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