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夫妻本是同林鸟(1/2)

沈国兴激动的连连跳脚,不停的踹秀才。

“继宗,你去安排人,给我好好查查这个叫秀才的!他从你奶奶这里骗走了多少钱都给我查清楚,必须一个子都不能少的让他还回来!”

“不行!”老太太尖叫着反抗。

“他家里两个老人,兄弟姐妹六个,孩子十几个,他生活已经很难了,你不准为难他!我要跟他结婚,我跟他结婚了,他也就是你爸!”

“你是我儿子,你完全就没点儿子样!秀才的孩子们都叫我妈,他们每个都比你听话,比你懂事多了!”

恋爱脑上头,老太太莫名其妙的勇气来,不管不顾的指责沈国兴的不是。

此番话一出,沈国兴呆若木鸡。

他老娘这是把他当成什么了?居然拿他和外面找的男人的孩子相比!

沈国兴气得直番白眼,儿子女儿们都围住他给他又是拍胸口又是捶后背的顺气。

“奶奶,你说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本来是想帮你劝劝爸爸的,可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沈棠晚装作痛心疾首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接着发表她的抨击言论:“你说爸爸没点儿子样,爸爸他除了是你的儿子,同时还是沈氏集团的老板,是沈家的一家之主,是他养活我们全家人,供你过上太后一样的生活!”

“就是!你拿老子的钱养活你情人全家,他们叫你一声妈你就感恩戴德了是吗?你一个带着情人趴在老子身上吸老子的血的老东西,还敢说老子不懂事!说老子不听话!”

“你让老子听你的话,那你别花老子的钱,你出去弄钱回来养老子啊!你把老子当菩萨供着,老子也天天围着你转!你说要嫁给他,我告诉你,你是我沈家的人,吃我沈家的饭花我沈家的钱,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跟我提要求,要跟我提要求,除非你把这些年从沈家得到的好处全部还回来,还不回来一切免谈!”

父女俩人难得统一战线,对付起老太太。

日常端得金贵傲慢的老太太再也摆不起谱了,她往地上一躺,号啕大哭。

“我不活了!我儿子全家人一起要逼死我啊!”

沈国兴接下来的说出了标准了总裁言论:“吴妈,把她带到房间里面去,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准放她出来,就让她在房间里面哭个够,哭好了,安安分分的嫁人!”

“这个偷东西的,剁手剁脚,砍死了丢海里去!不止他这一个,花了我们沈家的钱的,一律砍死丢海里!”

秀才吓尿了,趴跪在地上不停的对着沈国兴磕头,“沈先生,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您母亲给的钱,我都会还给您的,求您放过我们吧!那些……那些都是您母亲强行塞给我的,是她要求我的孩子们喊她妈,她比我大十五岁,我根本就没想过和她在一起,都是她一直纠缠我啊!”

“秀才!你个杀千刀的死衰!是你说喜欢我,被我的魅力折服,想娶我,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你说你全家十几口人,住漏风的破小巷子,求我帮你全家解决生活问题,都是你说的!”老太太伤心欲绝的反驳。

大型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场。

老太太已经被拖走了,到底是真心爱过的人,她还是担心自己走了秀才难以独自承受沈国兴的怒火。

两人接下来就当着全家人的面冰释前嫌,表演了一段许仙白娘子被法海强制分离的肉麻戏码。

本来沈国兴就想着让手下的人把秀才给砍死的,老太太整这么一出,直接就激起了沈国兴对秀才的杀意。

沈国兴从自己老爹遗像底下抽出一把刀来指着秀才的脑袋,“我爹还在这里呢,你就跟我整这一死出是吧?难怪我爹都看不下去要托梦接发你们的罪行!我现在就当着我爹面,砍死你的老情人!”

砍刀亮出来的那一霎那,才吓尿的秀才给吓晕了。

沈婉梦怕血,她拉住沈国兴,“爸爸,还是别在家里杀人了,让他的血弄脏了我们家的地板就不好了!”

“梦梦你躲远点!不杀这个贼,难解我心头之恨!”

“爸爸,奶奶在这个人身上画的钱说不定都有好几千万了,不是一笔小数目,你把奶奶嫁给朱振刚换取的收益说不定都不会有奶奶花在他身上的钱多,你把他砍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不如告他,让他还钱吧。”

沈棠晚冷不丁的开口了。

秀才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个靠油嘴滑舌和几分沧桑的中年男人韵味勾搭富婆换取钱财的老白脸,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全家都是那一副德行。

更可恨的是,还妄想着骗别人家的钱来让自己成为富豪。

最终的结果是老太太和秀才两个人被关在一起,只不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