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重温旧梦(1/2)

男孩要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必须经过反反复复的千锤百炼,有时候就算炼过也还不成,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唱老男孩了!

女孩要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仅仅只需要一夜,有时候也许不用一夜,只是十几二十分钟,倒霉遇上个不行的,也许只是三两分钟!

不过不管是一夜还是几分钟,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过程都是短暂的,但却是绝对难忘的。

不管时光过去多久,它都会一直在你的心里,时不时跳出来,扰乱你仿佛已经平静的心湖,让你想起那一幕。

毕韵瑶……不,该说是黑田优美才对,她不知道别人的第一次是怎样的,是快乐?是痛苦?是煎熬?是幸福?又或是种种感觉都兼而有之。

她唯一只知道,自己的第一次,不算痛苦也不算快乐,更扯不上什么幸福。

莫名其妙的,一切就那样发生了。

从深城回到香江,已经一个星期有多了,那一夜的点点滴滴却依旧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一个星期来,她总是魂不守舍,甚至可说是浑浑噩噩,到了夜里,就会整宿整宿的失眠。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过去就让它过去的吗?

是的,如果那一晚她对上的是旺哥仔,而不是严小开,或许一切就真的过去了。因为那只是任务,仅仅只是任务,可是老天捉弄,偏偏就让她和严小开这样的男人阴差阳错的有了一场欢好,而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不杀她,也不折磨她,而是一往情深的将她放走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个身影,那张脸,那些话语,总会时不时从记忆中跳出来,让她想起那个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一夜。

今夜,她还是像这几天一样,很早就上了床,可是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折腾到后半夜,终于有了点睡意。

朦朦胧胧之际,她感觉到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就站在窗台边上,默然的看着自己。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照出他的面容,也照出他那习惯性似笑非笑的表情。

黑田优美的心忍不住颤了颤,这,不就是一直缠绕在记忆中,始终挥之不去的那个男人严小开吗?

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在内地,怎么可能来香江呢?就算来了,又怎么可能找得到自己呢!

这是在梦里,绝对是的!

黑田优美眨了几下眼睛,想要将眼前的虚影赶跑,可是定睛再看,发现他还在自己的面前,正淡淡的对着自己笑。她疑惑的伸手在被子下拧了拧自己的腿,疼痛的真实感觉,让她一瞬间完全彻底的清醒起来。

天啊,这是真的,自己不是在做梦!

严小开真的来了,活生生的就站在自己眼前!

黑田优美心头巨惊,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从枕头下面拉出了锋利的短刀,奇快无比的朝严小开的胸膛刺去。

严小开微退一步,肩头微晃,身体侧了侧,极为轻描淡写的就避开了这一刀。

黑田优美一刀刺空,立即就要收刀再刺,可要缩手的时候,发现发他的手已经如蛇一样缠了过来,瞬间就缠死了她的手腕,然后手上一股巨力传来,吃痛的她再也无法把握着短刀,惨叫中,刀也落到了地上。

紧跟着,严小开就一个饿虎擒羊的姿势,一下将黑田伏美给摁倒在床上。

黑田优美被摁实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叫嚷开了,“来人,来人!”

严小开也不捂她的嘴,就那样压着她,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看着她,任她撒开喉咙的叫唤。

看见他这样的表情,黑田优美心里忍不住打了个突,一种不好的预感也涌了起来。

果然,她一连叫了数声。

外面仍然静悄悄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黑田优美愤怒又惊恐的喝问,“你对我的人做了什么?”

严小开放开了她,摊了摊手:“没做什么,就是让他们睡得更香一些而已!”

黑田优美一被放开,立即就准备再次进攻,可是想到这厮恐怖无比的身手,心里又生出浓浓惧意,为了自取其辱,她赶紧的抱着自己的胳膊,一个劲的往床角缩去。

严小开也不扑过去,只是坐在床边,神色温和的看着她,好一阵才说,“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过得还好吗?”

黑田优美露神情复杂的看着他,紧抱成团的身体却在瑟瑟发抖,嘴巴紧紧闭着,什么也不说。

看见她眼中流露出的惧意,严小开有些好笑的问:“你怕什么?你以为我是来杀你的?”

黑田优美仍然紧盯着他,保持着沉默。

严小开语气温和的说,“放心,我并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